天龙八部Yin传

第 7 节

类别: 作者:未知 本章:第 7 节

    ,一颗心怦然跳动,心里说道:“这女子的声音如此好听,世上怎能有这样的声音?”

    只听得那声音又轻轻说道:“小诗姐姐,你帮了我这一回,我终身不忘你的好处。”这句话说得缠绵委婉,实令人不忍拒绝。

    我听得那女子第一句话,已然心神震动,待听到后面这句说话,更是全身热血如沸,恨不得一口替小诗答应下来才好。

    此时听见小诗说道:“小姐,你莫要叫小婢为难了,那图谱乃是夫人极为在意的物事,没有她的命令,我如何敢擅自拿给你看?再说小姐你千金之体,要这些图谱又有何用处?你还是快些请回吧!”

    我偷偷走到房门处,透过门缝向外看去,只见一个身穿藕色纱衫的女郎,脸朝着外面的小诗,身形苗条,长发披向背心,用一根银色丝带轻轻挽住。我望着她的背影,只觉这女郎身旁似有烟霞轻笼,当真非尘世中人,不由一时痴了,只觉心驰神往,不知自己身在何方?

    此时那女子又语道:“我并非是自己要看,只是今日燕子坞的阿朱、阿碧过来,说是近来少林、丐帮的人都找上了表哥的麻烦,表哥已经前往洛阳,去和丐帮的人理论。丐帮‘打狗棒法’与‘降龙十八掌’两大神技,乃是帮中的不传之秘。燕子坞的‘还施水阁’和我家‘琅環玉洞’的藏谱拼凑起来,也只一些残缺不全的棒法、掌法。运功的心法却全然没有。更何况丐帮帮主乔峰与表哥齐名当世,武功想必是极强的。我素闻‘凌波微步’乃是天底下第一等的武功身法,若是表哥学了,便再也不怕他丐帮人多势众了……听娘亲说道近日得了这套步法的图谱,小诗姐姐,你就让我看上一看吧。”

    那女子语气急迫,似是极怕她的母亲知道,但是语句间言及她表哥之时,显是满腔关切,满怀柔情。我一听之下,不自禁既感羡慕,亦复自伤。

    小诗神色惶急,说道:“小姐,你这样更加让我为难了,你又不是不知,夫人不喜欢表少爷,若是让她知道我将图谱给了小姐,婢子还有命在么?婢子还想多服侍你和夫人几年呢。”

    那少女道:“你放心好啦。我怎会害你?你将图谱给我,我只在此处观看,绝不让娘亲知道便是。”

    小诗将头摇得如同泼浪鼓一般,只是不应。我见她目光中流露恐惧的神气,心想:“原来这小姐乃是王夫人的女儿,王夫人杀人如草芥,确是令人魂飞魄散。”一想起自己居然是这位声如天籁的美丽女子之母的入幕之宾,我的心中不由得便掀起了一阵激动的波澜。

    那女子见小诗不肯,一时也不言语,我在后面只见她玉肩耸动,显是心中十分着急。便在此时,一个声音从大屋之外传来:“语嫣,你越来越放肆了!”

    听声音正是王夫人来了,我这才知道王夫人的这个闺女名唤语嫣。

    只见王夫人快步从外面走了近来,脸上的满脸的怒气,王语嫣快步迎上,叫了声:“妈!”

    王夫人脸上神色严峻,怒道:“你怎敢来到此处?忘了我的命令么?此处乃是禁地,没我得我允许,任何人不得接近这座房子!”

    王语嫣低头说道:“是,只是这一次事关表哥的安危,女儿想事急从权,于是便没有知会母亲。”

    王夫人怒气冲天地一掌重重击在旁边的木几之上,喝道:“今后若是在敢如此,休怪为娘的惩戒与你!”

    王语嫣忙跪倒在地,口里称是。

    等到王夫人怒火稍歇,王语嫣又轻声语道:“妈!此次和表哥为难的,是少林、丐帮中的绝顶高手,远非寻常可比,不如您就让我将那‘凌波微步’传了给表哥,至少可以保他平安。”

    王夫人说道:“他慕容家的事,与我家何干?”

    王语嫣道:“妈,慕容家与我家乃是姑表之亲,一向同气连枝,休戚与共。

    若是表哥此次败了,想来对我王家的声誉,也没有好处。”

    王夫人冷冷一笑,道:“好个同气连枝,休戚与共。他慕容家在武林中这么大的威风,‘南慕容,北乔峰’,名头倒着实响亮得紧。哼,他慕容家几百年来,就做的是‘兴复燕国’的大梦,只想联络天下英豪,为他慕容家所用,又联络又巴结,嘿嘿,这会儿可连丐帮与少林派都得罪下来啦。”

    听到此处,我突然间恍然大悟,原来王语嫣口中的表哥,便是武林中如日中天的“南慕容”姑苏慕容复!

    王语嫣见劝解母亲无效,心中气苦,便转过身来,我这才得以见到她的庐山真面,一见之下,我只觉耳朵中“嗡”的一声响,但觉眼前昏昏沉沉,如中魔咒。

    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的绝色!眼前这个王语嫣的相貌,轮廓与王夫人颇为相似,但容貌之美艳却大有过之,王夫人已是风华绝代,但她就算是年轻上二十岁,也远不及这王语嫣的清丽若仙。王语嫣端庄中带有稚气,看起来也只有十六七岁年纪,但是气度之迷人,已是我生平所未见。

    这是我依稀见到王语嫣眼中泪水滚动,道:“表哥是你的亲外甥,你……你何必这样恨他,就算姑妈得罪了你,你也不用恼恨表哥。”

    我见她是强鼓着勇气说了这几句话,但一出口,脸色已经变得惨白,显然是自 惊怎地如此大胆,竟敢出言冲撞母亲。

    “转过身来。”王夫人冷冷说道。王语嫣虽然害怕,但也不敢违逆母亲,只得依言转过身去。只见王夫人眼光如冷电,在女儿脸上扫了几下,半晌不语,跟着便闭上了眼睛。王语嫣大气也不敢透一口,显是不知母亲心中在打什么主意。

    过了好一阵,王夫人睁开眼来,说道:“你怎知道姑妈得罪了我?她什么地方得罪了我。”

    王语嫣听得她声调寒冷,一时吓得话也答不出来。王夫人道:“你说好了。

    反正你现今年纪大了,不用听我话啦。”

    王语嫣显是又急又气,声音中已经带着哽咽,道:“妈,你……你这样恨姑妈家里,自然是姑妈得罪了你。可是她怎样得罪了你,你从来不跟我说。”

    王夫人厉声道:“你听谁说过没有?”

    王语嫣摇摇头,道:“你从来不许我出去,也不许外人进来,我听谁说啊?”

    王夫人轻轻吁了口气,一直绷紧着的脸登时松了,语气也和缓了些,说道:“我是为你好。世界上坏人太多,杀不胜杀,你年纪轻轻,一个女孩儿家,还是别见坏人的好。”顿了一顿,又道:“阿朱阿碧那两个丫头,竟敢私自带了外面的男人来我‘曼陀山庄’,当真是不知死活,我待会就命人斩了她们双手!”

    王语嫣忙道:“阿朱和阿碧这次不是有意来的,妈,你就饶了她们这一回吧。”

    王夫人道:“你怎知道她们不是有意来的?我斩了她们的手,你怕你表哥从此不睬你,是不是?”

    说到这里,王夫人似乎突然间想起一事,说道:“他们带来的那个姓段的,本该一刀杀了,埋去做花肥,但想不到他竟是个种茶花的行家,我命他在山庄之中做个花匠,那人说话油腔滑调,不是好人。要是他跟你说一句话,我立时便吩咐丫头将他杀了,不能让他说第二句,知不知道?”

    王语嫣点头说了声:“是!”

    王夫人向女儿挥手道:“既然知道了,你也就走吧!”

    王语嫣应道:“是。”走到门边时,停了一停,回头道:“妈,你饶了阿朱、阿碧,命她们以后无论如何不可再来便是。”

    王夫人冷冷的道:“我说过的话,几时有过不作数的,你多说也是无用。”

    王语嫣咬了咬牙,低声道:“我知道你为什么恨姑妈,为什么讨厌表哥。”

    左足轻轻一顿,便即出房。

    王夫人道:“回来!”这两个字说得并不如何响亮,却充满了威严。王语嫣重又进房,低头不语。王夫人望着几上香炉中那弯弯曲曲不住颤动的青烟,低声道:“语嫣,你知道了什么?不用瞒我,什么都说出来好了。”

    王语嫣咬着下唇,说道:“姑妈怪你胡乱杀人,得罪了官府,又跟武林中人多结冤家。”

    王夫人道:“是啊,这是我王家的事,跟他慕容家又有什么相干?她不过是你爹爹的姊姊,凭什么来管我?姑苏慕容这些年好大的名头,她儿子慕容复号称‘南慕容’不止,就连她,也在江湖里名声响亮,说是什么慕容夫人才貌武功皆是当世女中翘楚,才教得出慕容复这样的青年英杰!但她要想欺负到我‘曼陀山庄’头上,却是绝不可能!”说着又是一掌猛击木几,显得心中十分愤怒。

    我心里暗道:“原来王夫人只所以这么恨那慕容公子,乃是妒忌慕容夫人在江湖上的名望盖过自己。这女人当真妒恨起来,巴不得慕容家一败涂地才好,王语嫣便是说破了嘴皮,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王语嫣走上几步,柔声道:“妈,得罪你的是姑妈,可与表哥无干,你怎生想法子救他一救,你派人去将‘凌波微步’图谱给他可好?他……他是慕容家的一线单传。倘若他有甚不测,姑苏慕容家就断宗绝代了。”

    王夫人冷笑道:“姑苏慕容,哼,慕容家跟我有什么相干?你姑妈说她慕容家‘还施水阁’的藏书,胜过了咱们‘琅環玉洞’的,那么让她的宝贝儿子慕容复到少林寺去威风好了。”挥手道:“出去,出去!”

    王语嫣道:“妈,表哥……”

    王夫人厉声道:“你越来越放肆了!”

    王语嫣眼中含泪,只得低头走了出去,王夫人斜靠在椅上,发呆了片刻,可长出了一口气,站起声来,说道:“小诗,你给我到外面看守,绝不许小姐再走近这座房子!”

    小诗答应一声,走出去了,然后将大门紧闭了起来。

    王夫人等到小诗将门关好,这才走向我所在的房间,近得门来,王夫人悠悠说道:“刚才的事情,你都看到了?”

    我点头说道:“是。”

    “那你也看到我的女儿了?”王夫人又道。

    我不敢隐瞒,只得又道:“是的。”

    王夫人突然一掌狠狠地抽在我的脸颊上,说道:“臭男人,不许打我女儿主意,知道么?”

    我摸摸火辣辣疼痛的脸颊,说道:“夫人在我心中,便是天仙化人,其他女子,在我眼中皆是粪土。我又怎会去打小姐的主意?”

    王夫人见此,更是以为我仍在“逍遥极乐丸”的控制之下,心中大是快慰。

    慵懒地在床上一靠,说道:“今日可累死我了,还不过来侍侯一下本夫人?”

    我快步向前,轻轻替王夫人将外面的绸裳脱了,只留下一方小小的束胸,露出了雪白的玉肩,还有王夫人那保持得如少女般纤细的腰肌来。我双手在王夫人的肩上轻轻地揉捏着,问道:“夫人,这样子按捏,你的疲惫是否稍减?”

    王夫人满意地哼了一声点了点头。

    又揉捏了一阵,王夫人的xing欲已被激起,说道:“好了,不用再捏了,快点用你的rou棒,来好好伺候本夫人吧。”

    我听话地将王夫人的亵裤也除了下来,rou棒一挺,插入王夫人那条我十分熟悉的荫道之中,一下接一下的抽抽插插。但是王夫人今日似乎是心事重重,虽被我插弄得十分快意,但却没有尽心疯狂的迹象。

    我密密地几百下抽送让她泻出阴精之后,王夫人便让我起身,然后穿起衣物,突然问道:“你方才说其他女子在你眼中皆是粪土,那么和你一起来的秦红棉、甘宝宝呢?”

    我毫不犹豫地应道:“和夫人比起来,这两个女子在我心中是一文不值!”

    王夫人满意地一笑,说道:“那好!明日我就带你去看看这两个贱人,看看她们现在的模样,哈哈哈哈!”</br></br>


如果您喜欢,请把《天龙八部Yin传》,方便以后阅读天龙八部Yin传第 7 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龙八部Yin传第 7 节并对天龙八部Yin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