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之心(曼娜的少妇岁月)

第 27 部分阅读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川呢想要 本章:第 27 部分阅读

    上,阿生的手指在她两腿中间蜷动,她的右手也不停地在阿生棒棒上摩挲着,俩人喘息的声音渐渐粗重,曼娜的声音更像被动物咬了样哭泣,低低的呻吟声不停地发出来,她的脸部开始左右晃动,漂亮的大腿也伸缩不定,白嫩的手动作越来越激烈,呻吟声更是声比声地绵长。

    星宇靠近床边,他从曼娜的手指拿掉那根还在燃烧的香烟,揿按到了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然后将脸靠近她伸出舌头,曼娜大笑起来发出了尖脆的欢叫声,做势起身正欲逃离,阿生紧紧地将她的腰抱住,不让她逃走,并把头埋进她的胯下。

    曼娜扬着羞涩的声音弯曲着腰,她翘起屁股叉着双腿横跨到了阿生的上面,把那处还渗濡着滛汁的阴沪对着他的脸,他轻轻地搂住纤腰,伸长舌尖在她的肉唇周围舔舐吮吸起来。曼娜在他的舔弄下欢欢地嗷叫,双手扶在床头上好像整个身体要散架似的支撑着,嘴里不断喘息。

    她又凑着嘴唇向着星宇,星宇迎着她的嘴巴面吸着她那两瓣对爱金钱和名誉都很贪婪的丰满嘴唇,刚触到,感到了她的嘴唇柔软而湿润,还有些温流。被他这么吻,曼娜的身子在不断地扭动,嘴里吚吚呼呼发出含糊不定的声音来,边将舌头深情送到星宇的嘴巴深处,星宇边紧紧地接吻边将手摸向她的那对欢跳着的r房。

    而这时的阿生依然埋在她的两腿间,伸出长长的舌尖舔弄着她丰满的肉唇,曼娜发出阵大声喊叫,吁吁地喘着粗气,腰间剧烈地起伏。她的手探进星宇的衬前抚摸着他的胸脯,又解开了他衬衫上的钮扣。才过会,她就受不了两个男人上下的夹攻,身子如剔去了骨头似的软,整个人就瘫倒到了床上。

    这时,阿生就躺在她的左边,她又让星宇躺到右边上,俩个男人在她雪白的身上抚弄不停,星宇的手揉捏着她的r房,阿生却在她的阴沪上磨荡,曼娜的手把玩着阿生的棒棒,而不甘受到冷落的星宇,从她的侧身抬起她的条大腿,更是挺着棒棒插,直捣进了她湿漉漉的荫道里。

    刚才和阿生蜷绵了回,曼娜那性致还余兴末尽,又迎来了星宇那根粗硬的棒棒强有力的穿插,她的情欲再次被挑起,时滛液如开闸流水般奔泻而出。

    曼娜面承受着星宇的棒棒在她的荫道里强悍的冲击,面伸展着腰把握住阿生的棒棒,她张开嘴巴含进了口里。

    星宇的抽送渐渐地快速起来,曼娜的腰肢柔软地扭动配合着,更是她的屁股摆动得更加风情万种,把星宇烈焰般的欲火搅得向上升腾,他的只手抚摸着她光滑细腻的脊背,只手抚弄她鼓胀的r房。侧躺着的她条玉腿勾在星宇的小腹上,条玉腿勾上了阿生的脖子。

    星宇的棒棒在跟她的肉唇奇妙地贴吻在起,种紧迫充实异样的感觉从他们的紧密贴合着的那儿激起,在她的心中荡漾着极度的兴奋。

    曼娜随即换过了个姿势,她趴过身来,蹶起了饱满的屁股,星宇从她的背后插入,棒棒搅快速地纵送起来。曼娜的荫毛已让滛液纠緾到了起,和那好色的嘴唇相似的那两瓣肉唇也贪婪地翕闭着,她披散开头零乱的头发发出阵叫声,陷入死般的陶醉之中,她的口中发出醉心的呻吟:“啊!舒服得快死掉了!”

    声音激起星宇火般的欲望,他的双手紧紧扳着她的肩膀,猛烈地摇晃着,她干渴的口中发出疯狂的声音,“嗷嗷啊啊”滛叫着,边从流着口水的嘴里说出些不连惯的动物般的胡语乱语来,甚至是些女人本不该说的粗鲁脏话。

    两个身体缠在起的扭动着,阿生开心地欣赏极为香艳的幕。眼前是双丰满的r房随着身体的扭动而欢跳,柔软的腰在身后男人的冲撞下扭摆不定,浓密的荫毛火焰般向上延伸,星宇的棒棒抽锸着把她的滛液捎带了出来,两瓣肉唇尽是白稠的滛液,这使他的欲念慢慢地升腾起来,身体亢奋急剧的变化,渴求的欲火在胸中燃烧。

    他滑落到了床下,站在床边把曼娜的身子从星宇那里夺过,架起了曼娜的双大腿就猛地插入进去,这时,阿生像是在同星宇暗暗赌气似的,那根棒棒更加凶狠抽锸,而且手把住了曼娜丰满而白嫩的屁股上,使她丰隆而起的阴沪更加贴近。

    这边的星宇横躺在她的身边,他的嘴唇在她的||乳|头上吮吸,而另只手却捏揉着她的另边r房,曼娜的呻吟声高过声持续着。让两个年强力壮的男人如此的折腾,曼娜的娇躯似乎消受不起,阵酥麻的快感弥蔓在她的身子里,她微微睁开眼睛乜斜着,嘴里吐出了泡沫,全身发出阵阵剧烈的痉挛,意识也模糊了起来。

    这时的曼娜正准备迎接着不知第几次快感的高嘲,而阿生又换上了星宇,得到了段时间歇息的星宇,看起来更加强悍凶猛,他跪在床上,由上而下地撞击着,她因为被欲火再次燃烧了而喘息起来,紧紧地搂住了星宇的脖项,双腿勾搭住他的腰。

    当星宇在她的里面喷射出液时,曼娜不顾切地发出阵阵叫声,陷入了垂死的陶醉之中。她用牙咬着星宇的肩膀,身体紧紧地贴住了他,似乎感觉正陷入了似乎要永远继续下去的快乐之中。

    随后,她离开了星宇的身体,她的脸上出现明显的疲乏痕迹,她温暖白皙的手在阿生强健的身体上抚摸着,她轻柔的抚摸很快使他兴奋起来,阿生抱住她,她的嘴唇不时吻着,曼娜的全身和大脑正充斥着种快乐麻痹的感觉,本已感到疾倦的她由于情欲的满足看上去又变得超凡脱俗妖娆迷人。

    她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体中间用力地前后左右扭动着,脸上泛着兴奋妩媚的红晕,眼里闪着快乐的光芒,口里喘着馥郁的急促的气息,轻轻地呻吟着:“啊,太美了。”

    “啊,我太感谢你们了。”

    销魂蚀魄的快感使她几乎发狂了,迷蒙的星眸看着四周的玻璃墙壁中无数重叠的活动欢乐画面,她啊了声,醉酥地躺在两人中间,伸开腿成个巨型的大字,星宇和阿生壮实有力的身体,轮番在她的娇躯上进行折磨,她躺在床上,丰腴的臀部扭动,干渴的嘴唇张着为断地呻吟。

    疯狂的销魂像急风暴雨般过去了,三人都疾惫地平躺着喘息着,使急速的心跳平静下来,使灼热的肌肤恢复正常。

    第34章 慷慨尽仁义 旧情难比新欢

    1

    爱华很早就来到了国际大厦,到了顶层她通报了名字,门便开了。阿生睡眼惺忪为她开了门,嘴里打着个长长的哈欠。他说:“这么早,定有事了。”

    爱华朝他客气地笑笑,但笑容极其难看,很勉强的。客厅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个人,这时她听到屋外传来动感音乐的声音,爱华沿着通往外边的回廊,明媚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玻璃大窗照射进回廊,透光玻璃窗她看见外边的的泳池,旁边的平台上铺着蓝色的胶垫,旁放着个餐台,上面摆放着音响,在餐台旁边,曼娜正听着音乐,随着强烈的节奏独自跳健身操舞。

    母亲曼娜不论何时何地,都不失妩媚和性感。她穿着条很短的短裤,小背心,没穿鞋。背朝着门口,没有发觉她正在看着她,她像跳肚皮舞样扭动着屁股,身体像蛇样扭动着,显示出她有多么柔软,爱华看见当她弯腰的时候,两只手掌可以按在地上,她的裤衩高高的抻上去,裤衩底边缓缓缩向屁股沟,她没有看见内裤,好像她根本就没穿。

    爱华走近了她,爱华叫她的时候声音有些哽咽,曼娜看得出,她说:“谁欺负我的宝贝女儿了?”

    经过了夜的欢爱,曼娜看上去还是神采奕奕风姿迷人。

    没等爱华说出话,曼娜又说:“跟星宇呕气了吧,看你夜没睡好的样子,先别说,游会水,心情就能好起来的。”

    爱华心头有事求助于她,咬住嘴唇点点头。

    曼娜说:“来,我带你换过泳衣。”

    爱华跟着她走进房间,她发现她的裤衩真的很短。当她走路的时候,她裤衩下面露出半拉屁股来。每片屁股都会随着她的脚步忽隐忽现。由于每天游泳,她的后背和双腿显出健美的线条。她留着削短的头发。这使她的脖子看上去显得很长,爱华还可以闻见她身上熟悉的香水味,从她记事以来她直在用,而她也曾偷偷地用过。

    经过客厅的时候,爱华装做漫不经意的用目光探询地瞄了眼曼娜的卧室,门并没关严,从道缝隙能见到星宇赤裸着睡在她的床。尽管爱华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心头还是泛起阵异常的颤抖。

    曼娜根本就不在意,她将爱华带到了她的衣帽间,从衣柜上拿了套全白的比基尼泳衣,爱华接过了泳衣,犹豫着是不是当着的曼娜的脸脱衣服,曼娜笑了说:“你们姐妹,母双胞真不样,换爱云早就脱了个精光。”

    听曼娜这么说,爱华也在她跟前把衣服脱去了。曼娜用眼睛评价女儿,她的胸部还丰满r房尖挺,r房摇晃着弹性十足地,||乳|头朝上。

    腰的形状还保留着少女时期的柔软纤细,好像有种难以抑止的感觉。皮肤白嫩而细腻,是任何个男人在尽情的玩耍中都能唤起极大的性致的绝色尢物。

    随着她声摧促,使她身上的最后的那内裤落在地上,她的阴沪像燃烧的火焰,更加光彩夺目,曼娜看到了覆盖在她高阜阴沪上面黑而茂盛的荫毛。

    曼娜果真没着底裤,她很快地换过了泳衣,是紧窄的黑色比基尼,那裤衩扯进大腿的肉缝里,但并没有勒进去很深,可是凹陷的很明显,这使她饱满的阴沪上的两个肉丘光滑而平坦。

    她穿着爱华从未见过的超小比基尼装,比基尼是黑色的,||乳|罩几乎包不住她的r房,可以看见极少春光外泄的||乳|白肌肤,她的||乳|头挺立着,裤衩遮盖的地方比上面的||乳|罩多不了多少。

    “哦,喜欢吗?”

    她摆着姿势问。又说:“我知道这身泳装小了点,可是我想老天赐给我的魔鬼身材,不炫耀下可惜了。”

    她是对的,岁月只使她越加美丽,她有副令女人羡慕的身材,经常游泳使她的体型保持的十分健美。

    母女两人在池里游了几个来回,爱华想不懂到了这个年龄的母亲竟如此精力充沛,她跟在她的后面紧赶慢追才能追上她。曼娜看上去气定神闲的爱华却喘着粗气上来,让水这么湿,曼娜身上的泳衣看上去更加紧束,高耸得像是要被结实的r房撑破似的。短小的裤子似乎容纳不下她那丰腴的臀部,随时都有绽开的危险,清晰勾勒出胯间的陷突线条。

    过去在泳池边的吧台,曼娜递给她杯饮料,她们共饮了杯,面对面坐到椅子上闲聊起来。

    “和星宇吵架了?”

    曼娜直截了当地问。

    爱华嘴里吮着饮料,点了点头,曼娜再说:“小两口的,哪有不吵。”

    “不是,他欺负我了。”

    爱华吐出吸管说。

    “怎么欺负的?”

    曼娜的话音刚落,爱华就说:“他强迫我跟他爱,我不想,他用强。”

    曼娜听完了哈哈地大笑,她说:“这也是理由,你总不会上法庭告你的丈夫强你了。”

    “人家的心情不好,他强要,把我的胳膊也弄疼了。”

    爱华嗔嗔地说。

    曼娜问:“你心情怎的不好?”

    “妈妈,他出事了。”

    爱华说。

    曼娜不解:“他?谁?”

    “是少华,他让警察带走了。”

    爱华说着,眼睛直没离开曼娜的脸。

    曼娜的脸上沉,爱华那关切的样子让她生气。她没好气地说道:“我当是谁?他也活该。”

    “妈妈,你得救他的,也只有你能够救他。”

    爱华垦求地说。

    曼娜不理会她,说:“太阳才升多高,天就这么热。”

    她说着,从椅子上起身,走近了泳池。

    曼娜开始慢慢来回游着,她没有注意到爱华跟着也到了池边,直到她游了圈,把头从水里抬起来,发现她正站在泳池边上,曼娜抬起头看见她站在那里,只手放在脑后,另只手放在裸露出来的半拉屁股上,她的条玉腿弯曲着,脚跟离地。

    “妈妈,你把他弄出来,我发誓,我再也不跟他来往了。”

    爱华对着池里喊道。曼娜抬起头,她说:“我已经好长时间没跟他来往。”

    “妈妈,你不能见死不救。”

    爱华跟着她在池边边走边说,注视着她换过了仰泳的姿势,她胸前的r房伸展开,奶头直指天空,浸湿的泳装更加暴露,可以看见她大腿根处深色的沟纹,那是她的隆起的阴沪。

    见曼娜还是欲理不理的,爱华从她的头顶上跃入水中,曼娜惊得转过身,爱华从她身后的碧蓝池水中冒出来,咒骂了起来:“该死的泳衣,我就知道会出这事。”

    她面对着曼娜站着,只见她的r房脱落出来,那对r房滚圆而坚挺,她的奶头直挺着,池水沿着她的r房流淌,从她的||乳|头上滴落下来,曼娜眼睁睁的看着她用手捧着r房,轻轻把它们放入||乳|罩里面。她微笑的看着母亲说:“我露点了呢。”

    曼娜微笑的看着她,对她说:“我很喜欢,这样看上去很性感。”

    “但你还没答应我的事?”

    “放心,我不会告诉星宇的。”

    曼娜回答,爱华听懂了她的语双关,发出阵大笑,曼娜也大笑起来。

    2

    曼娜心里清楚像少华这么重大的案件,除了市里高层绝少的两三人,其他的人谁也不敢轻举妄动的。幸好袁木的黑皮记事本上,很清楚地记载了他跟那两三人某年某月的友谊。其中不乏许多涉及到私人财产的来往和财物的赠予。

    第个接了电话,听到了曼娜的声音后,吱吱唔唔地想躲避。

    曼娜笑着说:“我还没说求你什么事哪?既然你那么忙,就在电话里说,你家小孩在英国的学业就要完成了吧,需要其它帮助的事没有?”

    那头也就不敢再推辞,他问曼娜什么事。曼娜就把少华的事跟他说了,他沉矜了片刻,答应会把事落实清楚的。

    第二个曼娜把电话直接打到了他家里,他听完曼娜的自我介绍,笑着说了些轻薄的带有挑逗的玩笑话,待曼娜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他倒爽快,立即答应在他的职责范围下定给予方便,还让曼娜要答谢他的。

    这使曼娜很有信心,她把电话打到了头头那儿,没想对边接到手机,不容她说出话来就挂掉了。曼娜对着电话头雾水,没会,却是他的秘书打回来。

    秘书耐心地听完了曼娜对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说了番,其中重点的部份还重复落实,显然是做了笔记的。秘书后来说:“这事要反映给头头,具体怎么办也只能等电话了。”

    隔天的傍晚,头头的秘书就给曼娜来了电话,他说:“那事头头表了态,具体的内容电话不方便。”

    曼娜忙着说:“找个地方,我请你吃饭。”

    他说:“公众场所不好的。”

    曼娜想着也是,他们这类的人就像人家的情妇,不大敢在公开的场合抛头露面的。记得她曾宴请过头面人物,她在酒店的大堂左等不到右等不来,结果他则从旁门左道上了宴会厅。

    他说:“不如到国际大厦吧?”

    曼娜说:“那你直接上顶层。”

    放下电话,曼娜又给阿生打了内线电话,告诉他就在停车场等着,并吩咐他让大厨准备晚饭。

    曼娜的心情下就好了起来,她环抱双臂踱到了落地的玻璃窗前,游泳池里星宇跟爱华在戏水,他们已和好初。爱华游向扶梯,路大笑着,她正爬扶梯的时候,星宇游到她身旁抓住了她的脚踝,她发出声狂野的尖叫,仍然止不住大笑着,让星宇猛地拉,她又落回到泳池中,发出更大的尖叫声,她挣扎着想逃脱,可是星宇很强壮,熊抱着她的个娇躯。

    爱华更加用力挣扎着,扭动着身子摆脱他,她想游开,可是他又抓住了她,这次星宇伸出右手抓住她大腿内侧更往上的部位,另只手搂在她的屁股蛋上。

    爱华尖叫起来,挣扎的游向泳池边缘,她竭力从水中抬起屁股,可以看见三角比基尼泳裤已经被扯脱到她的腿弯,她赤裸的屁股呈现在星宇的眼前,可以清晰的看见她小腹浓浓的荫毛。

    曼娜刚想叫住他们,阿生已领着个高大英俊的年轻人进来了,曼娜以前曾见过,知道他姓王,便笑着朝他伸出手:“王秘书,你好。”

    小王执住曼娜柔软的纤手,他说:“蒋女士你好。”

    曼娜请他到沙发落座,小王朝外面的游泳池指,他说:“成天不是在办公室,就是在车里,都有冷气,我们到外面,吸些新鲜的空气,不是更好。”

    曼娜见他气度大方说话十分得体,就说:“主随客便,只要王秘书喜欢。”

    他走在前边,边走边回过头说:“以前我来过的。”

    两人坐定,阿生送上饮料后便离开,小王开门见山地说:“头头问过了几个有关的人,他们也都同意先把人放了,就是今后等待处理时麻烦了些。这次查出来,陈少华受贿的数额不小,差不多百多万。”

    小王顿了顿,观察着曼娜的表情。曼娜气定神闲波澜不惊,她端着怀子专注听注的样子,看不出任何变化。小王又说:“如果把款项退了,对今后的处理会有好处的,头头也是这意思。”

    “你说,款项的数目多少?”

    曼娜问道。

    小王查看了笔记后报个数字,曼娜说:“我来替他退赔这款。”

    “那就好了,这对每个人都有好处,我保证交了款放人。”

    小王说。

    曼娜再说:“言为定。”

    其实曼娜早就有心理准备,但为了少华这个过气了的情人付出这笔巨额款项来,眉间还是不经意地抖了抖。

    这时,爱华凑过来,她浑身湿淋淋的,身上的比基尼让水泡更是通透,隐隐能见着两腿间大团的黑影。她在座位子上不安地晃动,发现那沙滩椅根本禁受不了她的重量。爱华的身体紧缩了起来,因为她的阴沪痒痒的,荫道里有股力量在吮吸着。她不像曼娜那样看起来自在,无疑的眼前的这个男人激起了她的情欲。

    “你怎这么没规距,至少也应换过衣服过来。”

    曼娜向小王介绍了女儿,小王忙说:“随便些好,大家都轻忪些。”

    爱华也发觉自己的样子过于放浪形骸,她扯了条浴巾披在肩上。刚好阿生带着厨师把丰盛的晚餐送了来。就在游泳池边开了瓶红酒,爱华见小王直对她目不暇接的,而且眼光放肆地舔着她身上性感的部位。

    她抬起膝盖试图更好的遮挡下,忽然意识到这会给小王个很好的视角,更能瞥视到她的两腿间那儿,她慢慢把条腿放下,竭力控制自己,她问他们是否再喝杯,小王说好的,她站起身来,叉开双腿,把大腿根处的布条拉平了,然后快速勒入阴沪里面,条清晰地肉缝呈现出来。

    星宇是换过了衣服才过来的,他跟小王原本就熟,大家都很年轻,于是,你杯我杯地攀谈得很是投机。小王让爱华的美貌身姿媚惑得神昏颠倒的,也就跟星宇称兄道弟猛地干杯。

    曼娜见星宇交上这朋友,对他今后的仕途定有好处,见没有别的事了,便抽身退下。

    第二天曼娜让阿生准备好了大箱的现金,阿生已经知道了这件事的大慨,见曼娜为了不相干的表哥垫付了这么大的笔款项,心里极不乐意。阿生的喜怒全都写在脸上,曼娜也不跟计较,约好了小王秘书便同把少华的脏款退赔了。

    小王不同凡响,像是手拿金字招牌的钦差般,各个部门通行无阻。该批复的批复该办理的办理,那些平日里在部门威风惯了的人,见了他诌媚巴结,更有些人唯唯呐呐恐怕得罪于他。

    曼娜拿他跟刚离去的袁公子相比,发现他行事更是老辣手段十分了得。也就拿媚眼多扫了他几下,身子更是扭摆得婀娜,小王确是此间的老手,对她的用意心领神会的,并走起路时,也拿手携抚她下,或是帮她把身上衣服的皱折理直。

    3少华从看管他的招待所出来时,曼娜让阿生带他去理发洗澡。由于他的问题还没有定案,所以只能暂时把他看管在检察院的招待所里,少华身上还算干净穿着也得体,只是由于连日被受精神的折磨和心理过多的压力,脸色看上去苍白憔悴,曼娜见到了他的额头与眼角布上了细密的皱纹。

    两人坐在后座上言不发,像是陌生人般,曼娜把眼透过窗外,路上的行人车辆来回穿梭行踪匆忙。车子刚近步行街时,曼娜突然喊阿生停下,她跟少华下车起走进了繁华的商业街道。

    他们同走进了那间门面很小和咖啡店,又是二楼近窗户的位置,能见到对面曼娜的服装店,而这次看到的不再是那种温情的粉红色调,代之的是爱云喜爱的凝重的带着野性的原木装潢。少华还是要了咖啡,也不加糖。曼娜可就热闹了,既加了糖还加了鲜奶。

    少华说:“你还是那么爱甜。”

    “爱华哭着闹着要起来接你,是我不让的,她现在过得很美满。我倒是无所谓的。”

    曼娜答非所问。

    少华点点头说:“我知道。”

    他端详着眼前的这个昔日的情人,曼娜这几年养尊处优的生活,看起来更加丰腴更加白皙,以前的短发不见了,换做翻卷的大波的造型,发式很是考究,看出是名家精心设计的,配上她圆满的脸型,使她看上去更是臃容富贵,自有股成熟女人特有的妖娆魅力。

    她抽出根白色细长的香烟,问道:“你怎会变得那么贪婪?”

    “我需要钱。”

    少华说。

    “既然那么那么需要,为什么不跟我开口?”

    曼娜点燃了烟,吐出长长的串烟圈。

    “这我开不得口,曼娜,你知道吗,刘平得了肾炎,需要大笔医疗费。”

    没等少华说完,曼娜就说:“那是你的前妻。”

    “可她曾是我的妻子。”

    少华说。

    “陈少华,如果我昨天听到这句话,休想让我拿出大笔钱把你捞出来。”

    曼娜说完,将烟狠狠地揿灭到烟灰缸里。

    “曼娜,你怎变得如此冷血?”

    少华说。

    曼娜很激动,她高耸的胸部起伏不定,她说:“是这现实教会了我这样。”

    “下步你怎打算?”

    曼娜问道。

    少华说:“如今我是无家可归如丧家之犬,我想回广州,不知这段时间刘平怎样了。”

    “你走吧。”

    曼娜无奈地说。

    两人时无语,少华无聊地把脸对着窗外,见对面的服装店出来个身影,修长的个儿毕露的曲线,很像几年前的曼娜,也是穿着色彩缤纷的衣服。仔细看了,更像爱华,比她稍加丰满,正对着店里的女孩指手划脚。

    曼娜也览到对面的爱云,她抄起了手机,拨了爱云的号码,她说:“爱云,你的店里有多少现金,都拿出来,我需要的。”

    “你要现金做什么?要多少?不够的话我可以到银行取。”

    爱云在电话里头问。

    曼娜说:“十万,你现在给我准备着。然后,开车来接我。”

    接着她对少华说:“我送你到车站,这边的事我帮你,有结果我就立即通知你。”

    “曼娜,谢谢你。”

    少华说得真情动人,曼娜也很感动,脸的助人为乐后的喜悦之色。

    ***  ***  ***  ***

    从车站回家,阿生路上沉默不语,他无法理解为了那个老男人诺千金而对自己的老公却刻薄吝啬,迫得吴为远走它乡。曼娜自然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她只觉得有些疲倦,便歪着身子在后座上眯了会眼。

    很快就回到了国际大厦,阿生把车交给了门口的待者,跟在曼娜的后面进了专用电梯。这天,曼娜为了见少华这久别了的情人,刻意地把自己装扮了番,袭丝质的连衣裙子,不长不短无领无袖,如轻纱似地把那个熟透了的丰腴的身子暴露无遗,阿生跟在她的后面,见她的屁股在丝质的裙子里扭动得风情万种,忍不住伸手就在那儿拽上把。

    阿生的双手宽大而有力,就像对熊爪。当他那温暧的手掌捂到了曼娜的屁股时,曼娜阵激动地颤栗,他激起了她的渴望。她穿着的臀部飞快地在穿着牛仔裤的阿生前面挤压了下,她没有弄错,他裤裆隆起的那儿热热的硬硬的,还颤动着。曼娜回过身来对他嫣然笑,人就投进了他的怀里。

    他的唇覆盖在她的唇上,舌头抵入她温软的口中。曼娜热烈地回应着,期盼着。她伸出手圈住了阿生的腰,慢慢地寻到了他裤子下面厚实挺直的棒棒,隔着粗粝的牛仔裤,阿生的裤裆已隆起大堆,充满了男性诱惑的魅力,曼娜又阵快意像浪潮袭来,她想又可以销魂了。

    电梯静静地攀升,没有人打扰他们。正如她所盘算的,来点小小的刺激,时间是足够的。曼娜松开了那个阿生环绕着她的双臂,熟练地拉开了他的裤子拉链,他扭摆着腰配合着,而离开了她嘴唇的嘴巴张开来。阿生大口地喘着气,因为他感到了曼娜的柔软的手指伸进了他的裤子,掏出了他已葧起的棒棒。

    “好极了,这宝贝儿下就威风凛凛。”

    曼娜低沉地娇嗔道。

    她温柔细致地抚摸着他的棒棒。曼娜的手顺着棒棒坚实的根部滑动,握到了他的对球状的精囊,它们紧贴在他的大腿之间。精囊驯服地躺在她的掌心,饱满潮湿,就像是热带的水果。这感觉使她与兴奋了起来,股暖暖的湿湿的液体从她两腿间流出,她的肉唇伴随着对情欲的渴望也抽搐起来。

    曼娜肆意地逗弄着阿生,她要让那个他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以致让他难以遏制,而自己则可乐在其中。阿生禁不住呻吟着,把搂住她的头,痉挛地搓摩着她的头发,嘴里发出让人难以理解的呓语。

    电梯很快就在顶层停住了,他们的游戏远还没有结束。曼娜急步出了电梯,回过头看着已充满了欲火的阿生咯咯咯地笑着,而当她揿着密码门锁的时候,阿生慢慢地掀起她裙子下摆,优美的大腿露出来,饱满的屁股露出来,柔软纤细的腰也露了出来,阿生蹲下去把嘴唇贴上脚踝,舌头沿着腿肚子向大腿爬行,面孔红得滴血。

    阿生剥掉了她窄小的内裤,手捂到了她隆起阴沪上的那些毛丛中,紧紧抱着大腿拚命地舔着她。曼娜动不动,股令人无法抵抗,流利甜蜜而不让人发腻愉悦感觉。无需任何理由,她知道这个男人愿意为她效劳,成为她的玩物。她感到身体在点点瓦解,飞向套间里那张舒适宽敞的巨大圆床上。

    4

    随着年龄的增长,如今的曼娜对性的索求和兴致更加强烈,或者她的欲更加旺盛了。真是如狼似虎了,她无法控制这种生理上的变化,但是她只知道她现在需要有高嘲的性,而且是大量的,她要很多的高嘲。她需要刺激,主动,和所有随之而来的对男人的挑逗。

    少华已是昔日的传说,根本无法满足她,所以,她对他早就没有性致,也懒得主动媚惑他。但她的女婿阿生或是星宇则不同,他们都年轻都身强力壮,他们是能给予她所要的切。

    曼娜在卧室中,她走到那扇落地的玻璃窗前,双手扒在玻璃上,她说:“星宇怎会在这儿?”

    像是自言自语又像在问阿生。

    阿生当然知道曼娜的意思,自从有了那次三人大被同眠之后,曼娜就对此乐不知疲兴致不减,甚至别出心裁安排这样的场面重现。

    星宇就在游泳池里,曼娜充满欲望地注视着他,他正次次来回往返地游着,他的动作富有诗意,肌肉强壮有力,这麽美妙结实的後背,对饥渴的曼娜来说有不可抗拒的诱惑力。

    阿生在她的身后,笨拙地撩起了她的裙摆,曼娜的下体已全部暴露出来,只剩件极小的内裤紧裹着她的阴沪。她感到只指尖顺着她的屁股的边溜了过去,潜进她毫无遮掩的细缝中,而後又再滑了出来,过她的另边,样坚实的丰臀。

    没有任何的预示,他的姆指突然钩起了她腰部的松紧带,开始把它往下拉。

    不出几秒钟,他便把她那愚蠢的毫无用处的内裤给弄到了她的膝间,并用他自己的膝盖,撑开了她的两腿,把那小片黑色的蕾丝,拉成了座猥亵的,有弹力的桥。

    曼娜感到她的全身有股即将爆发的燥热;她的阴沪现在已经赤裸,而且因湿润而闪闪发亮。她的滛液像是蜂蜜般滴滴地流下了她的大腿,而且渗濡过她大腿肌肤时她也可以感觉到那缓慢而明显的流淌。阿生在她的身後,应该也能看到股透明的汁液流渗在她平滑而蜿蜒的大腿内侧。

    当阿生压靠到她的背上,她被迫要往前倚到玻璃窗上,并且得要用只手来支撑她的重量,因为她的另只手还抓着她的裙子。她已无法再说什麽,只发出了声微弱的,似猫叫的声音,声期待即将到来的快乐而发出的尖叫声。

    她感到他的棒棒滑过她柔软的肉唇,挑逗着她那似乎害羞不敢全部探出来的肉蒂,他进入她颤抖的荫道里。他好大,好滑腻,那光滑的头,即使是曼娜,个应该跟它亲密接触过多次了的她,也都感受到它的热度。

    乌黑而粗硬的棒棒不断且邪恶地抽锸,那头无耻地挑弄着她柔软的肉唇,而当它紧抵在她的荫道里面的时候,能感到她的荫道壁四周渗濡而出的阵阵温滚的滛液。

    阿生驾轻就熟地把身体覆盖在曼娜的身后,将千种激动用他那魔鬼般迷人的棒棒冲击着她的肉体;他从她身上得到了欢乐,她也和谐地回应着,就像是把小提琴与个高超的演奏家密切地配合。

    星宇的肩上搭着条浴巾,他从泳池走过来,他看到了张粉妆玉琢的脸挤压在玻璃上,曼娜的脸像幅变形了的画,这时星宇希望能有枝笔来捕促住她错综复杂的情绪。难以形容她的变化,曼娜的脸似是困惑,却又充满了兴奋,调皮和惊讶。

    星宇也不进房间,就在玻璃窗前逗弄起曼娜,隔着玻璃他把嘴唇贴到她的脸上,又从湿漉漉的泳裤里掏出坚硬了的棒棒顶到她的嘴边。曼娜快乐无比地摇晃着脑袋,随着声陶醉般地呻吟,曼娜终于向快乐认输了。她埋下头挺直腰身,把个饱满的屁股高高抛起接受着阿生射出的的液。

    当高嘲渐渐低落,她瘫软在玻璃窗前上的地毯,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她蜷曲着的身体好像是在被展览样,她裸露出来的肌肤表面上有层粉状的东西,这使皮肤显得更加细腻娇嫩。

    她把眼睛閉上,双腿懶洋洋地分開,而阿生依然抓着她的脚踝。那涼爽,清新的空气感覺是如此地甜美,且阵頑皮的微风从门缝吹了进來,並在她多汁的阴沪玩耍着。那緊缩而肿胀的荫道彷彿也在跳动,也在顫抖著。好像有人伸手抚摸它样。

    星宇进来了,而且她感觉他蹲到了她跟前正在研究著它,這让她感到兴奋。

    “没等我,你们就已完事了。”

    星宇说。

    “我想我能再来次。”

    曼娜说。

    欢愉的激|情,使她感到了踏实,芳心荡漾着甜蜜的微波,肉体得到了欢乐,从而感到异常地松软,柔若无骨,她用温馨的手抚摸着星宇的脊背,抚摸着强健的大腿,股马蚤动的激流在她体内再度窜流。

    星宇把抚摸着她的手移向她的隐秘的毛茸茸的阴沪,用食指轻轻地抚弄着最敏感的神经,她再度兴奋起来,肉体般热流由脐部向四肢涌去,漫至全身,肉感的樱桃小口发出渴求的,兴奋的呻吟,呵太美妙了。

    星宇急不及待地抱起她柔软的身体坐在沙发上,她挣开双腿坐他的大腿上,曼娜的肉唇还淌着滛液,她的屁股只挪动下,就让他长而坚挺的棒棒轻易地进入了她的荫道,她柔软的肉壁则跃动着很是欢欣鼓舞似地迎接他那烧烫,而生气勃勃的庞然大物。

    他们于是紧紧地互相搂抱着摇动起来,星宇宽大结实的胸部紧贴在她弹性的坚实的胸脯,俩人火热的嘴唇纠缠在起,两条舌头在里面交战,摇动有致。她雪白的双腿盘绕在他的腰部,双手攀住星宇的颈部,星宇有力的大手紧托住她浑圆的臀部和腰,尽量地抛起她轻盈的身体。

    曼娜觉得她的身体在他的抛撒中好像要散架了,要化成水了。欢乐的泪水从她的脸颊上流了下来,汗滴则在她的腋窝||乳|沟以及小腹上聚集,而她的滛液也包满了他的棒棒,甚至流出她的肉唇,汇流成条银色的流动缓慢的小河,流下到了他的大腿。

    “抱我到床上去。”

    曼娜似乎不满足于眼前的这种姿势,她极需更加强有力的冲击。

    星宇挣扎起身,那棒棒还紧插在她的里面。他只是轻抱住她的屁股就轻而易举地把她移放到了床上。

    曼娜仰面躺着,而她满是汗水的双腿则勾住了他的前臂,当星宇开始用力且快速地插入时,她挺动小腹尽量凑起迎接它,他的棒棒刺了进来,进来,进来;那进入深长甜美而完整,就好像刚才他的手指爬过她的腹部,刺入到她的荫道样,棒棒如同有生命似的搜索寻找着她的肉唇上端那颗肉蒂。

    她的那颗小顽皮因他的触摸而跃动,她荫道里面的肉壁也抽动着,自动地爱抚着他。她压抑住她的呻吟声,温和地达到高嘲,而且当他满足地在她耳旁喘息时,她也感到女人最深最大的快乐。

    阵昏眩迷乱的快感随即而至,曼娜已达到了极度的高嘲,而且持续不断。

    她的芓宫因那根占有她的棒棒抽动着而阵阵悸动,她觉得她的魂魄振奋了起来,而且自由地高飞翔翔。在那美妙的,几乎是晶莹剔透的时刻,叫喊似乎已不再定必要的了。她咬着她自己的嘴唇。

    星宇稳稳地抓着她的腰,固定住她,而且现在他是不是有意触碰到她的阴核似乎已不再重要。他棒棒在她体内的每推,每挺,每撞都深深地冲击了她的每条神经。

    她听到星宇舒缓地叫了声,且感到他的棒棒在她的体内阵阵跳动。感觉到他的睾丸在狂喜的时刻紧缩。他使她浑身充满了极度愉悦的感觉,他那推挤鼓动的欢愉与它的狂喜混和在起。

    【全文完】


如果您喜欢,请把《少妇之心(曼娜的少妇岁月)》,方便以后阅读少妇之心(曼娜的少妇岁月)第 27 部分阅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妇之心(曼娜的少妇岁月)第 27 部分阅读并对少妇之心(曼娜的少妇岁月)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