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金庸人物同人1

第 206 部分阅读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菟菟雪樱 本章:第 206 部分阅读

    进房而来的陌生人是谁呢?为何会让黄蓉与天龙两人感到惊异呢?请续待下回分解。

    神雕外传之最终章三药师之死

    数道掌影袭向入房而来的陌生男子,面对着黄蓉与天龙两人凌厉的掌气的男子,时之间也身中数掌被打的破墙而出鲜血狂吐,而男子手上所拿的小锦盒,也随着男子被打飞的身躯,而脱手而出,随着男子双双坠落于土之上。只见锦盒之物也随着锦盒打盖的地方缓缓落了出来,就这样看到颗金色药丸由金色转变为暗淡灰黄的药丸时,陌生男子更是鲜血狂吐,好似气急攻心般。

    而就在男子吐血之际,黄蓉与天龙也双双来到了男子身旁,黄蓉这才发现原来到地之男子的穿着近似黄药师之穿着,尤其是男子的轮廓,极似黄药师年轻时的模样,时之间让黄蓉整个人惊愕万分,因为她看的出来眼前这名鲜血狂吐的男子就是自己的老父黄药师时,不禁痛哭失声跪地向着老父诉说不是,而愣在旁的天龙则是两眼盯着地上那颗渐渐变黑药香尽失的药丸而懊悔不已。

    话说此绝色药丹虽是武林人士的梦想,但其药效却有其时效性的限制,其药之药性需于出炉后个对时内将之服用,如超过时限的话,则药的效力将减半,如果不甚落地的话,那它的药效,最多也只能与少林的小还丹相比。所以当此丹落地后色泽由金转灰后,这个绝世丹药也从此成为绝响,这也难怪年轻化后的黄药师会因此气急攻心,而狂吐鲜血不止了。

    黄蓉悔恨的跪在其父的身旁,对着黄药师的身后不断的输气,试着让父亲止住吐血不止,而黄药师也在这时稍止住了吐血后的立即硬撑起微弱的身子,对着天龙说∶“忘儿,快快将药丸给服下,再慢药力就全无了,快┅┅呕┅┅”黄药师话说完,止不住的鲜血又从口中狂喷而出,可看得出黄药师所受的内伤是多么严重。

    天龙听完黄药师的话后,立即的拾起地上已变成的灰色药丸,含着未清的沙土,吞入了腹中,刹那间天龙立刻感受到药丸在腹中化开的药劲,马上盘坐于地上,使起所学心法,将残馀的药力引导至全身百骸后,即进入了禅定的境界了。

    “恨天盟”此名称由黑衣人道出后,即在张三丰的脑海盘旋着,这个名称是个让张三丰恨之入骨的名称,而这名称也激起了张三丰满腹的怒火与恨意,也因有此原动力,更是激发起张三丰由三丰道人秘笈上之所学之潜在之爆发力。

    只见此刻的张三丰双手紧握,双充满怒火的眼睛看着已向他杀来的人潮,使出出所学的起手式“怒劈狂斩”,只见股强大的拳劲挥出,击向着前来的黑衣人,拳风所到之处,哀号四起血肉纷飞。而张三丰也在拳风击出后,更是杀入人群之中,如猛虎出林如死神降临,杀得恨天盟帮众,恨父母少生了两条腿般的四处逃窜,但却仍逃不开尸离破碎的命运。

    就这样不到盏茶的时间,这片树林内瞬间成了最恐怖的人间炼狱,恨天盟所有帮众除虎使仍存活外,其馀全命丧于张三丰的怒火拳下成了亡魂了。

    身为十二星宿里最狠最残忍无情的虎使,即使是杀人无数,但也从来未曾见过如此血腥令人作让人心惧的这种场面。只见此刻的虎使全身有如置于冰库之内,全身打颤,屎尿不止的弄湿双裤管,两眼充满恐惧望着步步走向自己的张三丰,双不听话的双脚,完全身不由己,想逃却怎么也动不了了。

    张三丰慢慢地走到了虎使的面前,怒火般的双眼紧紧盯着虎使,看得虎使心里发麻,叫苦不堪。只见张三丰抬起右掌贴于虎使的天灵,阴冷的对虎使问道∶“告诉我,恨天盟的总坛在那,也许我会考虑让你有活命的机会,如果你不说的话,你将会与这片地上的尸块样,成为这片树林里亡魂!”

    张三丰的话字字的如搜魂般的震撼着虎使那己丧胆的心,也让虎使面临个决定性的抉择,虎使会怎么做呢?只见汗水不断的由虎使的额头上,不断的流了下来。

    “爹┅┅”声女子惨凄凄的哭叫声,回荡在乌云笼罩的桃花岛上,几道响雷闪电划开了场生离死别的场景,天空也忍不住的下起雨来,彷佛也感受女子此刻的心情,越下越大起来。

    黄蓉抱着身体已逐渐冰冷的黄药师尸体,没有留下任何句遗言即撒手而逝的黄药师,双眼暴睁的含恨而死。看着父亲那死不瞑目的神情,更是令黄蓉痛不欲生,因为父亲的死是自己所造成的,这个想法直在黄蓉的脑海里挥散不去,而弑亲之罪更是天理不容,这个念头更是让黄蓉愧恨难堪,整个人此刻像个失去灵魂的人,紧抱着父亲的尸身,任由大雨打落在身上也毫无知觉。

    而就在黄蓉失神落魄的同时,旁打坐的天龙也在此刻收功醒转过来,只见他的身上隐约散发着如防护罩般的灰色雾体,任大雨下的再大,也丝毫未能淋湿天龙身上的衣物。

    醒转后的天龙,望向黄蓉父女所在的位置,只见黄蓉毫无动静的任由大雨打在她的身上,湿透了的衣裳更是将黄蓉那玲珑有致的诱人身材展现得更明显,看得更真切,尤其那若隐若现的双峰,更是随着大雨的袭击而微微晃动更是诱人,看得此刻神功大成的天龙欲火中烧,再也忍不住的奔向黄蓉之处,把抱起已然失去知觉的黄蓉身子,手拨开了黄蓉的手,任由黄药师的尸身滑落于地面上,身形展,即纵向大宅而去!

    黄蓉落入了天龙之手,下场会如何呢?武林五奇从此于武林中消逝,往后的武林又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呢?请续待下回分解。

    神雕外传之最终章四难逃魔掌

    哇,好舒服喔!好久没有洗到这么棒的热水澡了。

    北边洞窟里,只见人双猿在个热气腾腾大水池尽情的玩着由地底冒出来的温泉,完全忘记得自已来北边洞窟的目的了。

    就在人双猿尽兴的玩着水时,只见明月等四人因等不到思忘返回,而自行来到了这北边洞窟内,明月见赤裸着身子的思忘与双猿玩得如此不亦乐乎,也不竟又好气又好笑,终于也忍不住的喊了这群忘情的人猿。

    “忘弟,你出来那么久未归,姐姐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紧张的赶了过来,原来你竟然在这玩起来了,看姐姐还理你不?”明月略带娇嗔的对着思忘,听的让思忘吓得连忙由池内站起身来,而双猿也有所感应的躲在思忘的身后,不敢面对眼前的女主人。

    而也在这时,女子的惊叫声也从明月的身后叫了起来,吓得明月连忙往后看,原来是钱秀儿主仆三人见思忘裸着身子由池内站起,见思忘那粗如婴臂的r棍,看得三人又惊又羞,然怪三人会叫了起来。而明月也立即的带了三人先行走出洞窟,临去时赶忙的提醒了思忘赶紧穿上衣服,这才解了众人的难堪场面。

    兴冲冲的抱着黄蓉的天龙,回到了黄蓉的闺房之内,将黄蓉放置于床上,两眼不禁看傻了眼,原来黄蓉身上的衣服因雨水的浸湿,玲珑的身段完全的展露无遗,这才难怪天龙会看得差点流出口水来。

    此刻的天龙边盯着黄蓉的身体,由双峰往下逐的瞧到了那厚实的小肉丘上,看着看着,天龙的生理反应也急遽上升,只见他下身部份也已撑起座小型帐蓬来了,天龙边慢慢的将身上的湿衣服脱得精光后,便上了床,慢慢的将黄蓉身上的衣服件件的给脱了下来。

    “哇!”这是天龙喜极而喊叫的惊叫声,因为在天龙面前所呈现出的黄蓉的捰体,让天龙看得目不暇给,真是上天所创造出来的极品。这是天龙内心的话,这也难怪天龙有此感触,因为能成为中原第美人之称的黄蓉,无论在容貌身材肤质等皆胜于常人,即使已年近中年的黄蓉,在这些方面却毫无任何变化,所以也因如此让天龙足以成为自己儿子的天龙也无法受得了黄蓉肉体的诱惑。

    由双峰传来的那股柔软的触感,让天龙的心跳加速而爱不释手,天龙手握着黄蓉那坚挺r房,手顺着平滑的小腹移落到那长满柔丝的小肉丘上,虽是短短的时间,却也使天龙因过度兴奋而满身大汗,而胯下之物也因兴奋过度,似漏出些许粘滑的液体,顺着头的马眼上流了下来。而此刻的天龙也正用着自已的两只手指,在黄蓉的肉|岤内进出的玩弄着,只见他的手已沾满了因兴奋而流出的液体,而它的主人也似在梦中般的轻哼了起来。

    黄蓉的叫声,突然给让天龙吓了跳,连忙的在黄蓉的身上点了数下,封了黄蓉的|岤道,这样即使黄蓉醒了过来,也无法做任何的反抗。而正当天龙正准备压上黄蓉的身体时,黄蓉刚好苏醒了过来,见天龙正赤裸着身子,向自己压了上来,也连忙的大声怒吼了声∶“思忘,你在干什么?你不怕遭天打雷劈吗!”

    黄蓉的怒叱声,也吓得天龙连忙起得身,毕竟自己也曾生活在黄蓉的慈颜照顾下,内心仍对黄蓉有股敬畏心理,这也使得天龙放缓了强黄蓉的动作。

    黄蓉的怒叱声,终究阻止不了天龙那兽性的欲望,这时的天龙用手掀开了直覆在额上的头发,对着黄蓉说∶“黄女侠,仔细看清楚来,小王可不是你那短命的儿子,小王乃当今的天龙陛下,今小王到你桃花岛来是为监视你们是否有谋反此心,谁知竟让小王学到得你黄家绝学及九阴真经的武学,小王可真是受益匪浅,但最令小王难以自拔的是你那天姿绝色,尤其是自小王看见你沐浴时那副绝妙的身段后,小王就下定了要得到你的决心,此刻小王终于如愿以尝了。哈┅┅哈┅┅哈┅┅”

    为免黄蓉再次谩骂,天龙跨上了黄蓉的颈部,手卸下黄蓉的下,手抓着自己的r棍,整支的塞进了黄蓉的口中,急促的在黄蓉的口中抽锸着,享受着黄蓉为自己交所感受到那无名的快感。而此刻的黄蓉也只能怒睁着双眼,流着无奈的泪水,任由天龙的r棍在自己口中肆意的进进出出了┅┅

    神雕外传之最终章五旧疾欲发

    “杀了我吧!”壁虎使刘变声嘶力竭的对着张三丰喊道。

    对于刘变的回答,张三丰大出意料,原本以为以死要胁会让对方告知其总坛位置,但却没想到对方竟要自己帮他了解生命,时之间让张三丰完全没辄了。

    就在张三丰不知该如何下去之际,刘变却在这时说出了让张三丰感到惊讶的事来∶“哈┅┅哈┅┅怎么了?不敢杀我了吗?告诉你,你张三丰已是我恨天盟必杀之人了,我盟主已经下达武林追杀令了,无论是谁只要杀了你就有黄金百两可领,活捉了你,就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可惜我刘变技不如人,无法将你擒之,不过你也没多少日子可过了,我盟主已决定入侵中原武林,血洗武林各大正派,所以你的日子也过不久了,我刘变就先在地府等你吧!哈┅┅哈┅┅”

    随着刘变的笑声后,张三丰思索着刘变的话,也没发现旁的刘变早已在笑声后,咬破藏在牙里的毒药,服毒自尽了,等到了张三丰发现后,早已回天乏术了。

    看到了刘变宁死也不愿出卖自已织组的忠贞,不免感慨黑道人物的忠心,是正道人士所没有的,所以也难怪这数百年来,黑道再怎么围剿铲除,仍然还是如野草般的迅速发展起来。想到此,张三丰忽然担心起少林来了,虽然自己已被少林逐出师门,但毕竟里面还有从小将自己带大的师父与师兄弟,如今他们有了危险,自己又怎能置于不顾呢?于是张三丰决定先赶往少林,边帮忙少林,边也想或许可以遇上恨天盟之主,这样他也就可以为俏寡妇报仇了。

    “哦┅┅舒服┅┅噢┅┅爽┅┅小王┅┅小王要射了┅┅大美人┅┅你的小嘴还真令人过瘾啊┅┅噢┅┅出来了┅┅”

    天龙咨意让自己的r棒在黄蓉的口中抽弄,终于忍不住兴奋过度,射了黄蓉满嘴的液,只见黄蓉的口鼻脸上各皆沾满了天龙所射出来的液,而被卸了下巴的黄蓉,为了呼吸也不由得将天龙的液顺着喉咙勉强的吞了下去。

    只听黄蓉吞精的“喀┅┅喀┅┅”声,听得天龙不由得又兴奋起来,胯下那刚射完精的r棒又不由得跳动起来,看得黄蓉不由得急了起来,如果再不想出方法来,自己恐怕真的又得失身于此禽兽了,于是黄蓉也静下心来开始思索如果对付眼前这只野兽了。

    ************“哦!┅┅哦!┅┅哼!┅┅忘弟┅┅哎┅┅唷┅┅真┅┅真舒服┅┅姐姐被你死了┅┅┅┅姐姐不行了┅┅喔┅┅姐姐的魂快上天了┅┅噢┅┅弟┅┅让姐姐休息下吧┅┅”明月终于忍不住的向思忘求饶了。

    直到这次,自己已经高嘲了五次之多,再搞下去自己非得精尽人亡不可,所幸眼前这个让自己爽翻天的人不是那个可恶的畜生天龙,否则任自己如何求饶也不能就此打住,想到此不由得将两只已发软的双手紧抱着思忘的厚背,小嘴轻吮着思忘胸前的两颗小豆子,以补偿自已不能让思忘满足的遗憾。

    两人歇息了会,明月半俯在思忘宽厚的胸膛上,两眼望着眼前这个让自己又爱又舒服的男人,而她的左手也柔柔的抓着男人那欲火未熄火热滚滚之物,轻柔的上下套弄着,似乎有点在为自己未能让对方得到满足而做的补偿。

    “忘弟,姐姐近来越来越承受不住了,姐姐有感你那方面似乎越来越强,强得让姐姐几乎快撑不住了!”明月吐气如兰的对着思忘说。

    “月姐,原来你也有感觉到啊?是的,最近我常感到心血不时,有时也会有点昏眩的情形出现,尤其当接近钱姑娘主仆三人时,更是严重,所幸现在的我功力尚能暂时用内力将它勉强平息,但不知道是否能撑到多久?”思忘将内心的疑虑完全的告诉了明月。

    只见明月听完后,突然了从思忘的身上撑了起来,甚至“啊”了声,也吓得思忘连忙起身,追问着明月到底想到了什么事。

    “忘弟,姐姐突然想起来,你还记得当初咱们第次合体的经过吗?”明月问思忘,脸上也因回想与思忘初次的经验,也不禁脸红起来。似苹果般的红霞,看得思忘也不禁看痴了而忘了回答,还是明月轻拍了下思忘的那话儿,这才让思忘回了魂,赶紧回答了明月问话。

    “当然记得啊!我的初次还是给了月姐你呢?”思忘俏皮的亏了下明月,顿时让明月又羞红了双。

    泛红的脸,羞怯的俏模样,那份娇柔样,又让思忘看傻了眼,忍不住的将明月揽抱在自己面前,低下头轻吮着明月那朱红的双唇,吻的明月又忍不住娇哼不止,气息纷乱,双玉手似迎还拒的推着思忘,却还是让思忘吻了好阵子,才意犹未尽的放开了明月,这才使得明月稍有喘息的机会。

    这时的明月也用她那似羞似嗔的目光狠盯了思忘下后,方才略作正经的对着思忘说∶“忘弟,别再闹姐姐了,姐姐刚才想起的不是那方面的事,而是你刚提到的人会昏眩的事,忘弟你还记得吗?你曾服食过那条蛇鳝的事吗,姐记得曾翻过东边洞府内的医疗书藉,其中有本古医书上写着∶”“蛇鳝属异畜类,其血属阳,练武之人若服其血可助其打通任督二脉,搭通天地之桥。但因蛇鳝至滛,所以服其血之人,长则五年,短则年内,需与五名拥有处子之身的女子交合,以她们的处子阴元来化开蛇鳝至阳至滛之血气,否则时限过,服食者将爆血脉而亡。”“而你与钱妹子她们相处起,也是因被她们的处子之气息所吸引,而引发体内至滛之血性来,所以你才会有越来越严重的情形发生。弟,我们在此盘天洞府内生活了两年多的日子了,也直没想到去化解你体内的蛇鳝之血,如今你体内隐藏之滛性,也阴错阳差的被钱家妹子三人给引发。弟,可不可以答应姐个请求,姐实在不敢失去你啊┅┅”

    明月话未说完,已泣不成声了,因为她知道思忘深爱着自己,所以自己的请求尚未说出口,思忘亦也了解明月将要求什么了。

    “月姐,你别哭啊,我不会有事的,我们也许能想出其它方办法来,如果钱姑娘三人是因要解我之危,而向我献身的话,那请姐原谅,弟无法答应姐的请求的。”

    思忘脸坚毅不移的神情,看得明月心急万分,因为她知道这个心爱的人,平时虽很听自己的话,但性子起,自己也无法管得住,于是明月也不便再多说了,心里面想着自己只有干钱秀儿方面去说项吧,毕竟自己也知道钱秀儿三人对思忘也暗藏着难以说出口的情愫在。此刻的明月抬头看着思忘,两人相对无语,明月双手揽思忘颈项,两人便紧拥着相继进入梦乡了┅┅

    神雕外传之最终章六暗藏祸端

    少室山,少林派的开山之地,是夜,两条黑影在少室山下的隐密树林内,相互碰头了,只见两名来者皆身穿黑色夜行衣,交头接耳的不知在商何事。

    这时两人中身材较中等的男子,谄媚的对着那身材壮硕的黑衣男子说∶“法王,你真得能助贫僧夺得掌门之位的话,贫僧禅性只要当上掌门之位后,定率少林门下听从法王你的指挥,供你驱使,绝无二心。”

    原来此人是现任少林掌门禅定的师弟,而与他交谈的不是别人,原来就是霍都的师兄“”达尔巴“”。达尔巴奉了霍都之托,已在更大门派内遂渐地建立起新的势力,如今就只剩少林与全真尚未谈妥协定,今日与禅性私下结盟,竟没想到会如此顺利。达尔巴内心也不禁暗笑,连吃斋念佛的和尚,竟也无法摆脱名利权势的诱惑,难怪中原武林正派的气势正走入日落西山之境,否则怎会让恨天盟如此大的恶势迅速的在武林中盛起,反正此刻已与禅性达成协议了,只要自己在暗中助他臂之力,让他夺得掌门之位,那自己这方要再重新风光出头之日,也相继不远了,于是对着禅性回答说∶“你放心吧!本法王绝对不会食言的,要助你登上掌门之位,对本法王来说是轻而易举之事,甚至将你少林派推向武林中第大派,成为武林中举足轻重的龙头也是易如反掌,只要你按照本法王的指示去做,绝对能达成你的心愿的。对了,如果你有任何事找本法王的话,去伙工房找名叫至善的小沙弥,将要转答给我的讯息,告诉他,他就会将你的事告诉我的,好的,就此说定,本法王先行步了。”

    达尔巴话语歇,身形动,整个人竟消失的无影无踪,看得禅性内心惊异万分,没想到达尔巴的功夫竟比自己高上许多,见达尔巴已离去之后的禅性,也往少室山上跃去了┅┅狂欢的夜,令公孙家的对孪生姐妹,“公孙秋华”“公孙冬华”两人羞愧难堪,怎么也没想到全家人竟在夜之间全乱囵搞在起,更难过的是两姐妹竟失身给自己的二叔与三叔,使得这两位姐妹花无颜也不愿再见到这些家人,于是两人偷偷的离家出走了。

    往哪里去?两姐妹心中片茫然,最后两人终于决定前往南宫世家找与两姐妹私交甚好的南宫柔柔,毕竟在两姐妹的心里,南宫柔柔向是最有主张的人,也许她能为自己两人出个主意也说不定,于是两姐妹便朝着洛阳方向而去了。

    无法从壁虎使刘变口中得知恨天盟总坛位置,却意外的知道恨天盟将对少林寺下毒手的张三丰,路上马不停蹄的朝着少林寺而去。日,张三丰来到了洛阳境内,竟意外的发现了恨天盟罪徒的行踪,但让张三丰疑问的是,以往恨天盟的人,无论到那里皆是群人聚在块,少则十人,多则百人,如今自己只见男女两人,朝着洛阳首富“”南宫世家“”而去,张三丰立觉有所蹊跷,于是张三丰便偷偷的跟在两人身后,看两人究竟去南宫世家有何作为。

    原来这对男女不是别人,而是奉了恨天盟盟主之命,到洛阳来要南宫世家投诚的十二星宿的“马蚤兔施春”与“猛龙苟南佛”,两人早于昨日便入住于洛阳城内的“”迎宾客栈“”内,因为要等智鼠的飞鸽传书,所以直至今日才要前往南宫世家,不料却被张三丰给发现他们的行踪。

    就在两人即将抵达南宫世家的境内时,这时由四方不断地涌入了数百名身着恨天盟制服的帮众,这些人的出现,让张三丰感到事情变得更不简单了,原来马蚤兔两人原授命到南宫世家招降,不料昨日的飞鸽传书告知要对两人下达向南宫世家的屠杀令,于是两人便连络了洛阳内的帮众,决定向南宫世家下毒手了。

    心急如焚,不断地提气换气,施展着绝顶轻功的杨过,拼命的朝着公孙世家的方向略去,吓得过去行人以为是陆上神仙下凡,只见众多百性皆跪地朝着杨过的身后参拜,虽然身形速度未减,但在杨过的脑海却不断的浮现出南海神尼圆寂前对自己所过的话。

    “去吧!龙姑娘又遇劫了,这是她的最后劫满也是她最大的劫,这个劫除了你之外无人能解,如果去晚了,你和龙姑娘今生再也无缘再相会了,去吧!杨施主!”

    南海神尼的话言犹在耳,脱胎换骨后的杨过路上也不停的挥动着刚生出来的右臂,希望能让这只右手与左手样发挥其功效,那对自已营救龙儿,会来得更加顺手了。杨过眼看着开封府就在不远之处,只要再越过片树林后,即可到达开封府,于是杨过又换口气,脚下便如行云走水般的朝着开封而去了。

    明月来到了钱秀儿的住所,受到了钱秀儿三人热情的招待后,明月严肃的对着钱秀儿三人说∶“秀妹,咱们姐妹几人,可说是见如故,无话不谈,无话不说是吧?”

    听到明月如此甚重的说话,钱秀儿立时感到今日的月姐似乎有着很重要的事要对着自己说,于是回答说∶“月姐,究竟有什么事困扰着,说来给妹子听,如果妹子我能帮的上忙的话,妹子绝对义不容辞的为姐姐你效劳的。”

    听到了钱秀儿的回答后的明月,顿时也放下心中石头,紧绷的表情如解了的冰块似的,微笑的对着钱秀儿三人说∶“秀妹,姐姐有事要问你们三人,你们可得真真切切的甚重的考虑过再回答,因为这事对姐姐来说比姐姐的生命还要来的重要,姐姐问你们,你们对思忘的感觉如何?记得要慎重考虑后才再告诉姐姐喔!”

    明月单刀直入的问话,让钱秀儿主仆三人不禁了脸红了双颊,其实对三人而言,在思忘救了自己三人的那天后,那种英雄气势,那威武模样,早就情愫已种,深藏在三人的内心里面,更何况思忘对自己三人的救命之恩尚无法回报,如果不是碍于明月的话,自己三人说不定早就以身相许了。如今眼前这位对自己三人有如亲姐姐的明月,突如其来的问话,却让自己羞得不知如何回答。

    看到了钱秀儿主仆三人娇羞的模样的明月,内心便有了谱,知道她们三人对思忘也深深暗恋着,于是更加把劲的对着三人说∶“秀妹,姐姐对你们三人,总觉得像是亲姐妹般情感,姐姐也希望咱们四人能永远生活在起,所以姐姐有着不情之请,希望妹子你们能答应姐姐的请求,为了让咱们四姐妹能在起,姐姐希望能与你们共事夫,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明月露骨的请求,却正中三人内心之事,三人喜悦之情,完全的显现在其脸上,三人不由得你看我我看你的。最后钱秀儿三人终于红着脸,对着明月跪拜说∶“秀儿与小燕小春三人谢谢月姐你的成全,秀儿三人此生不忘姐姐你的恩情的。”

    看到三人已答允,明月赶忙扶起钱秀儿三人,并对着三人说∶“那咱们姐妹就从此说定了,永远的陪在思忘身边,永不分离了┅┅”于是四人便热情地拥在起,讨论着往后的事了┅┅对于明月所促成这段良缘的思忘,又会做出如何的反应呢?

    杨过能即时的拯救受困于公孙家的小龙女吗?

    即将面临灭门之灾的南宫世家,张三丰能即时助其援手吗?

    公孙双姝往后的路又该如何下去呢?┅┅请续待下回分解。

    待续

    神雕侠侣

    编者语

    经多次修改,本文现在正式定稿,现将标题改为情射雕原标题为射雕情篇—俏黄蓉惨去女身,文中爱场面更细腻,改名原因是虽然黄蓉是绝对主角,但文中涉及人物二十几位,因此改为情射雕。

    1和大家样我也是黄蓉迷,尽管神雕外传写得不错,书中性茭场面极其精彩,但少女期的黄蓉没写可是最大的遗憾。因此笔者的重点就写女时代的黄蓉。

    2和大家样我觉得郭靖配不上黄蓉,黄蓉的女身不应给郭靖,但我也不喜欢神雕外传里黄蓉和人烂交,神雕外传里黄蓉至少和二十个以上男人性茭过,笔者认为那样的黄蓉不是千古圣女而是妓女,令人朝思慕想的俏黄蓉在本文只有七个男人和她云雨作乐。而且个个身份显赫。欧阳克是采花滛魔郭靖是她丈夫,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是武林宗师,以及大宋天子。裘千仞资力不够,只在小说中安排黄蓉与他捰体相呈,但他没资格与黄蓉共赴巫山。其余男性,连看眼黄蓉的胴体机会都不给。

    3到底应让谁来污俏黄蓉的女身呢,有人说黄药师,我不喜欢我的偶像被乱囵破处,有人说洪七公周伯通,我想他们都是性生活都不正常者,那还不如给郭靖。当然洪七公毕竟是黄蓉的师傅,我在文中先让他品尝了黄蓉的||乳|交,后来还是让他污了黄蓉。杨康既然姓完颜和霍都样失去了品味中华民族的极品美女。有人说灯治病时入黄蓉b对她破处,那更不爽,当然这场香艳疗伤场面我会尽力描写火暴,用场刺激爱作为疗伤全过程。

    欧阳锋到是个人选,但他不应和侄子争女人,笔者到建议欧阳锋去黄蓉母亲,让死对头黄药师带顶绿帽,当然笔者也会让欧阳锋品尝破瓜后的黄蓉,并精彩描写他和侄子欧阳克与黄蓉刺激轮三人行。

    最合适的人选还是欧阳克,他既风流倜傥,床上功夫佳,黄蓉失身也能得到快乐,他又坏到了家,大坏蛋污大美女,精彩刺激,让读者有身临其境黄蓉的感觉,而且他还非常爱黄蓉,也应该让他得到自己最爱。

    4郭靖虽然配不上黄蓉,但把黄蓉的初欢给了欧阳克笔者还是觉得有点对不起郭靖,因此成文后又加了段郭靖偷窥,让郭靖成为看到黄蓉女圣洁的胴体的第人,为了显示郭靖性方面的弱智和无能,在黄蓉被欧阳克破身初接雨露前,也描写郭靖几次扫兴早泄,再失去和黄蓉首度共赴巫山的机会,此文后半段安排了郭靖污了郭芙,作为对郭靖的补偿。

    5此文的结局让俏黄蓉再嫁欧阳克,而且解释了射雕英雄传此书的含义和作者笔名含义。


如果您喜欢,请把《h金庸人物同人1》,方便以后阅读h金庸人物同人1第 206 部分阅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h金庸人物同人1第 206 部分阅读并对h金庸人物同人1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