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日本的天堂

第 172 部分阅读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菟菟雪樱 本章:第 172 部分阅读

    烧之下,却也只有无力地被欲火带着跑的份儿,冰山女神吉田玉媚只觉又难过又舒服,这才知道为何性感女神井上如月母女三人迷恋于他。

    冰山女神吉田玉媚本来脂粉不拖的脸蛋儿,此刻竟红得艳若桃李,媚目如丝樱唇半启,迷醉的神色中配上三分又期待又畏怕的羞意,早将贵为r国真正的第美人,冰山女神之气质烧得干二净,美得令人无法不心动,就连太监看了,也会生出小,差点就让身经百战的李正天想翻身上马,旁事不论,先了她再说!

    “哎你坏”唔嗯呻吟之间,冰山女神吉田玉媚只觉身子愈来愈热魂魄愈飞愈高,现在她赤裸的娇躯已再没有任何遮蔽能挡住李正天的魔手,给他搂在怀中大肆轻薄抚爱,火烫的情欲热烈地延烧开来:被他揉捏搓捻的玉峰被他轻柔拨弄的桃源被他吻啜不休的肌肤,在在都透出股属于男性侵略的渴望,无论他怎么挑逗自己的胴体怎么玩弄自己的感觉,总令冰山女神吉田玉媚不由自主地情欲攀升。

    心中的最后丝清明让她知道,再这样下去,身边的男人就会永远失去了,冰山女神吉田玉媚放荡的心神立即为之清,脸上恢复了淡然,温柔地推开正在她完美玉体上作弄的李正天,深情地说道:“正天,今晚就到此为止吧!”

    李正天看着她深情而坚定的神情,很是无奈地点了点头,亲吻了她口,快速地离开了,要是再呆多秒,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兽性大发,说不定还会连自己的性命也失去了。

    冰山女神吉田玉媚看着坏儿子逃窜般地离去,不由地感到好笑又自怜,苦叹了声,便坐在床上冥想起来,以修练念力来打发寂寞而漫长的孤夜。

    李正天心急火燎地来到了孙知艺的房间。

    把抱住了正在床上玩弄着笔记本电脑的孙知艺,直接将笔记本电脑合起放在了床头柜上,开门见山道:“老婆,我想要。”

    说着李正天就狂热地吻住孙知艺的小嘴,把舌头伸了过去,津香暗渡,像是要吸尽她的呼吸般。

    孙知艺略微挣了下,就不再推拒,勾着李正天的脖子,全心全意的感受着他热烈的亲吻,滑腻的香舌象条欢快的鱼儿般与李正天的舌头在温暖的口腔里嬉戏。

    吻了会儿,李正天觉得彼此间的姿势不是很好,伸手搂住孙知艺的背,另手抬起她的腿弯,将她抱起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这样二人的身体就能更加紧密的贴在起,可以更清楚的感受彼此的心跳。

    孙知艺气喘吁吁嗔怪地看着他道:“老公。你想要谋杀人家啊!”

    “嘿嘿,不好意思,刚才受刺激了。”李正天被她瞪,欲火不由地又降了些,再不像先前般想要女人般。

    孙知艺乖顺的坐在李正天身上,任凭他热烈的吸允着她的小嘴,身体散发出的幽幽清香让李正天快乐的不知身处何方。随着他越来越大胆的动作,她的身体如同风中的小草般阵阵颤栗。

    李正天慢慢解开她的衬衣钮扣,用手抚上她光滑细嫩的肌肤,小小的奶罩盖不住她丰腴结实的双峰,李正天的手掌在她的丰||乳|上温柔的摩挲着,两根手指隔着奶罩轻轻撩拨着她的两颗硬挺尖头,同时更加用力的吸允着她的舌头。

    孙知艺的小嘴被李正天堵着,鼻子里发出了惹人怜爱的哼声,整个身体在他身上象蛇般不安的扭动着。李正天立即就感觉到她的心跳是如此强烈,胸脯的起伏是如此快速,温暖结实的胸||乳|下又下的挤压着他的胸膛,让他无比清楚的感受到她青春的热力。

    李正天的欲望如水般袭遍全身,伸手探入她的胸部爱怜的抚摸,边亲吻着她白净的颈项,边上下其手在她动人的身体上四处巡梭。孙知艺在李正天的挑逗下娇喘吁吁,星目朦胧,靓丽的脸颊上满是如火的红晕。

    李正天的欲望在体内熊熊的燃烧起来,两腿间那不安分的坏东西毒蛇般翘起,冲撞着孙知艺丰满圆润的臀部,孙知艺薄薄的衣物在如此亲密的接触下完全不起作用,李正天那坏家伙可以感受到她臀部肌肤的温软弹力。

    她也样可以感觉到那小坏蛋肆无忌惮的攻击,她的身体象团泥般软软地倒在李正天身上,只小手在他的背上抚摸,刺激着李正天的欲望燃烧得更加强烈。

    李正天轻声对着脸红着的孙知艺道:“老婆,老公下面真是胀得很难受的,你帮我解决下吧。”

    孙知艺此时虽然情迷,却故意说道:“你,你就忍着吧!人家不方便。”

    “老婆,我真的好难受呀,你就帮我用手解决下吧,好吗?”李正天的求情向来让喜欢他的美女难以抗拒。

    “好吧,但你不能乱来。”

    “不会的老婆,求求你了,你现在不帮我我才是受苦呀。”死缠烂打是李正天百试百灵的绝招。

    孙知艺禁不住李正天的苦苦哀求,白了他了眼,用小手拨弄着他早已变得半硬的巨龙,还不时用掌心的温热贴慰着下面,在她的撩拨下,李正天象充气般膨胀起来,那调皮的巨物也随之越胀越大,还不安分的跃动着。

    孙知艺只手按住根部,另只手轻快的套动着,李正天感受着这美丽女人带来的快感,手臂爱怜的抚摸着她黑亮的长发,陶醉于如此她带给自己肉体上的强烈刺激。她将身子紧紧地贴着他,以方便爱人对她的爱抚。

    李正天搂着孙知艺纤腰的手不断加重揉捏她||乳|峰的力度,孙知艺的身体在李正天的玩弄下不停的扭动,娇小的手掌也加快了套弄的速度,小腹间洋洋的暖意将李正天的欲望之火燃烧的更加猛烈了。

    随着孙知艺的手的速度加快,而李正天也不断地抚摸她的丰满的玉||乳|,两人都受不了了,灵机动的李正天说道:“老婆,用口来吧!”

    孙知艺此时也已经是春心大动,轻轻嗯了声,爬到他的大腿边,伏低身子,张口就将已被弄得如巨枪的物事含进去半截,让李正天体会到了那熟悉却又陌生的快感。

    跟孙知艺起风流也有段时间了,但她实际上还没有跟他用口解决过,最多也就是用手帮他玩下。

    今天她居然肯为自己,李正天实在是有点受宠若惊,孙知艺是何许人也,家财万贯,美貌如花,地位卓越,平时纵然有地位不低的人见到她都要自叹不如,可是今天却愿意为个花心花到连有过的女人都数不清的花花公子,这实在是难得。

    也许她发现李正天身边的女人都很为他着想,肯定有不少为他过,为了不使自己失宠,现在又没别的人看到,就算次也无妨了。

    李正天看着如此高贵又如此妩媚的美女含着自己的物事上下套动,心底顿时洋溢着无比的快乐和满足,更重要的是有种征服的快感。

    相对于李正天的硕大,孙知艺的樱桃小口确实是小了点,虽然她很努力的想把它完全含入,但李正天那可怕的顶端已顶到她的喉咙处将她小嘴撑的满满的,外面仍有截无法进入,孙知艺只得用手来弥补不足,手口并用的来为他服务,温热滑腻的口腔和清凉柔嫩的小手,带给李正天截然不同却又同样强烈的快感。

    李正天舒适的看着孙知艺的头颅在自己的胯间快速起伏着,居然很快就有了泄出来的冲动,李正天的呼吸逐渐粗重起来,下身那不断脉动的巨物在奏响冲锋的号角。

    孙知艺明白他要出来了,抬头想要松开它让它出来,却被李正天用手按住不放,这些精华之物,李正天自然想弄进她的樱桃小嘴里。

    孙知艺发现了他的企图,想挣开,但被李正天按住她的头,没法松脱。终于高嘲的那刻到来了,李正天按着她的的头,小腹不断向上耸动,随着阵麻痹的感觉,几十亿的粘稠股股喷了出来,全数进入到了她的樱桃小口里。

    孙知艺忍住恶心欲呕的感觉,直到李正天在她的嘴里抽动了分多钟发泄完后,才将含着满口的东西吞进肚子里,有部份从嘴角边流了出来,使她的美丽脸庞顿时变得更加引诱,孙知艺满脸通红地瞪了他眼,嗔道:“坏老公,你实在太坏了,人家好心帮你,你却来捉弄我,好恶心呀!”

    李正天坏笑道:“好老婆,这些又不是什么坏东西,况且,你身上不已经有好多这些东西了么?怎么会恶心呢,如果恶心的话,你又怎么会全吞进去了呢。”

    孙知艺红着脸道:“这东西天生本来就该在下面的,现在在上面进,当然恶心了,刚才人家是时不知怎么回事,想吐都吐不出来,就全吞进去了。”

    李正天涎着脸坏笑道:“那老公也为你服务回好了。”

    孙知艺嗔怪道:“才不要你的服务。”说着,就把李正天按躺在床上。

    接着孙知艺妩媚地瞪了他眼,脱了外衣外裤,只穿着||乳|罩和三角内裤就跟李正天躺了下来。

    李正天把手伸向她的内裤里面,轻揉着她的神秘之处,只感觉到她的神仙府地门外早已经湿淋淋的,也对,刚才那么久的刺激,连自己都被弄高嘲了,她不湿才怪。

    李正天笑道:“老婆,你看,你都湿透了,来吧,老公帮你解决下。”

    “唔,不要了,再玩我受不了了。”孙知艺口是心非地说道。

    “没事的,来,老婆,你坐到老公的头上,我帮你也服务下。”李正天像个魔鬼般诱惑道。

    说着,李正天用手拉她起来,孙知艺此时也已经难以忍受下体的冲动,爬了起来,把早已泥泞不堪的神秘之处对准了李正天的嘴,让他用口也为她服务次。

    李正天扯去她那条已经湿得透明的小内裤,让孙知艺把大腿张开,美丽的腿线成了三角形的形状,而三角形的顶端就在他的脸上。

    那湿润的方寸之地压在李正天的鼻子上,强烈的的味道直达他的脑门。

    孙知艺呢声道:“开始了吗?嗯,我好痒。”看来她已是兴奋了,李正天的鼻子上有点滑滑的,尽是她如潮水般流下来的琼浆玉液。她稍微松开大腿,李正天深深吸了口气,伸出舌头,开始用力舔舐起来。

    孙知艺扭了扭腰,让自己下体最敏感的部分碰到他的舌头,并将整个最敏感部位在他的鼻子上摩擦,将的鼻子完全埋入她的门庭之内。

    这动作让人看了觉得好靡,看到孙知艺今天这个样子,哪里还是个高贵的大小姐,分明是个荡妇,李正天不禁更加兴奋,立刻聚精会神,用舌头侍奉她那已完全盛开的蜜花,舌头忽舔忽吸,灵活地扫过两瓣花瓣,逗弄蜜蕊,不时更卷起成柱,轻轻探入湿暖之地。变化多端的技巧,让孙知艺眯着双眼,样子似乎极为享受,花房中渗出滴滴蜜汁,几下功夫就变成洪流,流得他满脸滑腻,蜜汁的清香薰得李正天欲火大炽,那不争气的东西挺得老高。

    李正天顺势就把孙知艺最后的束缚也除去了,用手抚捏她的玉峰,在他的手指圈圈地捏压她的突起和捉捏她软绵绵的玉峰时,她很快就泄如注,蜜汁弄得李正天满脸都是。看起来她就要高嘲了,李正天再用力咬住她不放,舌头伸进她体内,下就把孙知艺的激|情全部逼了出来,直达顶峰。

    股量特别大的潮水涌入李正天口内,他用力挣出头,让她伏下身来,把嘴对着自己,再对准了她的小口,把她的东西尽数送回到她嘴里,道:“这下让你把我的和你自己的东西全部从上面进,再也不会怕脏了。”

    孙知艺脸上红云未退,但还是把自己的东西尽数吞了进去,舒服地伏压在他的身上,用那两个坚挺的丰满在李正天身上磨着。李正天抚摸着她光滑的背部,说:“老婆,舒服吗?”

    “嗯,想不到你用口也能把人家弄得这么爽。”

    “那当然了,r国人最善长的就是这个了,不过最主要的是我爱老婆你,而你也爱我所以才会玩得这么投入。”李正天的手仍然不舍得放开她滑腻的酥胸。

    “嗯,今晚就先到这吧,改天等我方便了,我们再好好玩。”

    “好吧,老婆,你也该早点休息了。”

    孙知艺亲了李正天的脸下,很安祥地看着他离开,眼里含着浓浓的深情,虽然李正天无法天天过来陪她,但她却是自我感觉很幸福。

    这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不是别人说她幸福就幸福的,而是她觉得幸福才叫做幸福。

    离开了孙知艺房间后,李正天跟着住在隔壁的四个大美女打了声招呼后,光明正大地走进安琪儿的卧室里。

    眼睛往里扫了圈过后,发觉安琪儿竟然不在房里,李正天奇怪朝床上的金莎朗走去。

    美艳明星金莎朗将李正天拉上了床,脸幸福地把头埋在他的胸前道:“老公,惠嫣来电话了。”

    李正天个大手抚摸着美艳明星金莎朗的高耸胸部,轻笑道:“怎么?打算离开r国了?”

    “人家才不呢,只不过我要回去参加我的个姐妹的婚礼。”美艳明星金莎朗依偎在李正天怀里,她的身体在李正天坚实的臂弯里似乎毫无重量,美丽的大眼睛紧紧的闭着,两手紧紧勾着他的脖子,白嫩的肌肤上层浅浅的羞色,充满了迷人的魅力。

    “你姐妹?”李正天想了会,才恍然道,“是美丽吧?”

    “是啊,你怎么认识她?”金莎朗脸奇怪地看着他道。

    “呵呵,实话告诉你吧,她也是我的女人,而且是身心属于我的女人。”李正天得意地笑道。

    “还身心属于你的女人,她都快嫁人了。”

    “怎么?看不起老公了。”李正天瞪着眼道。

    “人家个小女人哪里敢看不起你。”

    “哎,就知道你心里胡思乱想,不说这个了,我明天也要去国了,她的婚礼我是必须要参加的。”李正天惆怅地说道。

    “那恩菲她们呢?”

    “她们?还是不要先,反正她们个个是富婆,根本不需要再靠工作来养活自己了。”李正天沉吟了会道。

    “哦,你该不会是看上了她们吧?”金莎朗眼睛直直地盯着他说道。

    李正天笑了笑,也没有隐瞒,很直白地说道:“老婆,你还真是说对了,我就是看上了她们,并且还要让她们大着肚子回国。”

    “老公,你说听句我的心底话吗?”金莎朗沉默道。

    “哦,说吧,都老夫老妻了,有什么不能说的。”

    “老公,你听了,千万不要往里去好吗?”金莎朗还是欲言又止地说道。

    “好,老公绝对不往心里去。”李正天郑重地抬起头道。

    “老公,你扪心自问下,你有真正考虑过我们女人的感受吗?”

    李正天听了这话,没有立即回话,而是轻声叹了口气道:“老婆,你说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这世界,任何人都自私。”金莎朗不置可否。

    “呵,我也明白,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自私自利者。”李正天自嘲地笑了声道,“你问我有没有考虑到你们女人的感受,我是说有,但我却从来没有自称过情圣,更没有说过我自己是个好男人,说地明白点,我这是滥情,个棍,个荒小人,甚至还是个无耻之徒。”

    “哼,那又怎样,我总比那些无能的男人要强上百倍吧?难道多比别人拥有几个女人就应该自责后悔吗?想当年,希特勒坑杀了六百万犹太人,可他考虑过那些屈死之人的感受吗?我想,他是没有的,我虽然不是那种大大恶的人,但我也不是什么好人,既然我生来就如此自私,那我何必在乎别人太多的感受呢?”

    金莎朗叹了口气道:“老公,你太偏执了。”

    “无所谓偏执不偏折,人各要所求,我不求名,不求权,不求财,我只求这生能逍遥红尘,别无他求。”李正天淡淡地说道。

    “你被色欲给迷失了。”

    “我承认,以前的我心意只求得老天能让我活下来,甚至我还打算将自己的生献给科学,可如今呢?我的理想又变了,我只求这生过得幸福就足够了,顾虑地太多,就等于将自己束缚得太多,人之生,短短数十载,弹指即过,我又何必太乎这些事事非非,本性如此,况且我还有足够的能力去顺从本性。”

    “老公,你还记得这句诗吗?男儿当执三尺剑,飘渺世间天下游,历尽唯美去逍遥,至终证道于红颜。风吹落叶舞晴空,我奏狂歌屠天下。历经绝美问苍天,苍天亦笑我痴狂。”

    “当然,这是我写的,也是我传出去的。”李正天沉声道。

    “呵呵,苍天笑我亦痴狂,老公,你这条路还真不知道要错到哪个程度?”

    “但求无悔。”李正天坚定地说道。

    “也许吧,不说这个了,我们也该办事了。”

    欢迎来访烟雨:://.5200.。

    本网站的内容均采集于互联网,版权属于作者所有,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并请在下载后天内删除。


如果您喜欢,请把《迷失在日本的天堂》,方便以后阅读迷失在日本的天堂第 172 部分阅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迷失在日本的天堂第 172 部分阅读并对迷失在日本的天堂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