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艳史

第 15 部分阅读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菟菟雪樱 本章:第 15 部分阅读

    就在他们对峙时,110民到了。这次民警到了七人,带头的是110行动组组长张伟健。见到张伟健时,光头哥眼中闪过丝喜色,亲热地叫了声:“张哥。”

    对于光头公众场合那亲密的称呼,张伟健眉头微皱,不过也没有说什么,而是朝陈中勇大喝道:“这是怎么回事,刚才是谁报的警。”

    “是我。”

    叶宇从陈中勇的身后走了出来。

    张伟健看到叶宇吓了大跳,个市长怎么晚上跑来吴家呢?所以他又不敢确认。仰望着叶宇问道:“您是”

    “叶宇。”

    光头带来的混混中见到平日牛b得不得了,他们见了都得叫了声健哥的张伟健对叶宇那么谦卑,心中不解,个混混对身边的人问道:“这叶宇是何方神圣啊?那么牛啊?”

    “操,我咋知道?”

    张伟健啊了声尖叫,脸色变,随后小声问道:“您怎么到这里来了啦?”

    “我的事情还用得你过问吗?”

    刚才光头跟这个了张伟健的交流,叶宇都看在眼里了。现在叶宇对于这个张伟健是没有什么好感,相反的,还有些厌恶。

    “是,是,是。”

    张伟健点头哈腰的:“刚才是不是光头他们冒犯您了?”

    “你看看就知道了。”

    “好的,好的。”

    张伟健很仔细地看了吴家,脸上虽有些愤怒,但也没有什么,但当他看到叶宇手臂上的刀伤,脸色豁然变,喝道:“大刘,老张,将他们全部带回所里。”

    光头听此,脸色急变,不解地看着张健伟道:“张哥,你”

    光头这些年能在北区这么逍遥,是因为上头有个大人物在罩着他。虽如此,但是光头很会做人,平日里对张伟健这些基层也是多有孝敬。所以长期以来,他跟张伟健的关系很好。

    张伟健的眉头又是皱,喝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将这些人全部铐了?”

    在张伟健的命令下,下子便将光头那些人全部押走了。见此,张伟键回头,恭着身子道:“叶市长,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记住这些人暂时由你看着,谁也不许提审,谁也不许过问,稍等下,我会叫市局的人过来接管。到时如果有什么差错的话,我唯你是问。”

    “好的,好的,叶市长,如何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出了门外,张伟健才长长呼了口气,随后又狠狠地吐了口痰:“操,光头那混球差点连累老子了。”

    上车后,坐在张健键身后的光头道:“张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

    “你到底什么意思你给我说个明白,你要知道,我上面可是有人的?”

    说话的时候,光头心里亦有些慌。

    直以来,因为背后有人,所以就是他犯有什么事,张伟健对他客客气气的。

    看着光头死到临头的光头还那样的b,张伟健不知道是该可怜他还是该笑他。只是呵呵笑了事。见光头还副不了解的情况:“你,你不知道,你这事搞大发了?以后别跟人说我们认识。这些年我们也只是吃喝而已,私底下可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你也别拿什么威胁我。不然的话,我可对你不客气。”

    光头愣了愣,他的脑袋还是比较好使的,下子便想到了问题的关健处那个男人,连忙问道:“那个人是谁?”

    “叶宇。”

    “叶宇是谁啊?”

    “你虽然是个混混,但是老子不是早跟你说了吗?以后多看点新闻,对你有好处的。”

    以前这个光头凭着上面有人撑腰,对他有点不放在眼里。张伟健对他早有些不爽了。这时可以畅所欲言,心里那叫个痛快。

    “叶宇,叶宇。”

    光头隐隐中记起有这么号人物。想此,他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牙齿咯咯地响着,浑身打着寒颤。同时又有无边的愤怒,他双手举起来,用力朝他弟弟头上摔下:“你,要捅谁不好,你竟敢捅市长,我这次害死我了。”

    竟敢用刀捅市长,这是什么罪,光头可不敢想。

    叶宇离开吴家后,马上打电话给市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陈东。要他连夜下来提审光头,并且将吴家的事情简略地跟他说了下。

    随后叶宇又给纪委的黄书记,将吴家的事情跟他说了,并且作出指示:“对于违反了组织纪律的干部定要严查,查到底,不能姑息养,给党和人民个交待。”

    看着叶宇手臂上那条长达五公分血肉淋漓的伤口,柳清芙只觉得自己的心揪,问道:“你的伤口太大了,我们去医院吧。”

    “没事。”

    柔风徐徐,仰望那黑色的苍穹,叶宇只觉得有些惆怅,不由叹了口气。

    在他身后的柳清芙看着那仰天立地的男人,脑中想起刚才叶宇那奋不顾身挡在她面前时的情景。心底下好像某些东西被触动了似的,望向叶宇时,眼里多了些东西。

    “我们回去吧。”

    正文 第56章 人生如此 夫复何求(大结局)

    吴家的事情在李晨,柳清芙两大笔杆子的运作下,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的反响。社会各界纷纷表示强大的关注,纷纷打电话到吴家慰问,并质问公安系统及天火中学。

    与此同时,在叶宇的指示下,市公安局与市纪委立刻联手组成了专门特别行动小姐侦破吴家的案子。其实吴家这个案子并不难查,只不过因为上面有话,所以公安系统的些人畏首畏尾的,直在和稀泥。

    在特别小姐加班加点,强而有力的侦察之下,案情逐渐水落石出。结果是触目惊心的,在这件案之中,牵涉的人总共有三十六个。其中有教师,有商人,有黑道人物,有机关干部为首的便是北区区委书记吴海洋。

    直以来,对于天火中学的卖滛卖处案,吴海洋不仅是参与者,直充当董存仁的保护伞,后台。这只是官面上的说词,后面叶宇还了解原来吴海洋非常滛奢,竟将下北区的几首学校纳为后宫,要各学校的校长送女给她。

    这其中有原由:就是吴海洋信玄道,言女精血可以让他身体健壮,得永生。这个干影响实在太坏了,检查小组并没有将他全部公布,只是将这些事情只会了市里的几个领导。

    这件事情,虽不是直接发生叶在市,但毕竟是发生在市辖下的案件,传出社会震惊,市各大班子亦受到强烈的关注。

    当然也有受益者。叶宇就是其中受益的个。自从吴家发生那件事情后,叶宇在柳清芙心中留下个很深刻的印象。她手中的杆笔已经悄悄地向叶宇倾斜。

    她在吴家案子中,除了报道第手的财料外,还不着痕迹着重描述了叶宇在知道吴家案子后第时间到吴家慰问及其跟其它领导不同作法。

    时间,叶宇亲历亲力亲为,为百姓办事的形象深入人心,在省内见广为流传。借着吴家案子的东风,再加上黄达华的帮助。叶宇终于如愿以偿当上了市的代市长。

    当上市长后,叶宇马上着手解决市纺织厂的事情。在解决的过程,叶宇亦发现在这起纺织厂跟远方国际的收购谈判当中,副市长丁建国有重要的违规。此后,更是发现了,丁建国竟收受贿赂。随后纪检介入,将丁建国双规

    出了丁建国的事情,市纺织厂与远方国际的谈判在立即终止了。隔后,由叶宇亲自挂帅的纺织厂谈判小组重新成立。听闻纺织厂要资产重组,省内外,甚至国际上的许多大公司欣然而来。

    在这个时刻,叶宇又展现出了他那超乎常人的眼光。他出乎所有人意料,从数家比较有实力,有意收购纺织厂的公司中选中了‘九彩集团’。

    九彩集团是家正在快速成长的服装企业。这家服装企业的老板美貌女强人司徒琼。叶宇所以选中九彩集团,除了对这个精明强悍的女人有好感之外,尚因为这家服装跟纺织厂可以优化资源,有非常好的互补性。

    事实也证明了叶宇的眼光。此后几年中,在政府优惠政策之下,九彩集团发展迅速,已成为西北服装行业的航空母舰。在当初谈判中,美貌的女企业家跟精明能干的市长互有好感在这个前提下,两人自然而然地发展成了不样的特殊关系。此后,司徒琼便成了叶宇的情妇。

    官场得意,在情场上叶宇亦春风荡漾。

    自从妹夫叶宇有了亲密关系后,大姨子黄玉婷便食髓知味,赖在叶宇身边不肯走了。如狼似虎的大姨子身体深处的欲望被激发出来后,可不得了。幸亏吃了蛇血参,叶宇才应付得需要量大的大姨子。

    每天叶宇下班后,两人所做的第件事情,便是各自脱掉衣服,随意交合着。这种地点遍布叶宇家的每个角落,如客厅,浴室,卧房等等。

    在叶宇的调教下,大姨子黄玉婷逐渐放开了,有时他们做那事时,叶宇甚至要大姨子穿上她的戏服唱戏,唱着娇媚的戏曲。

    不管怎么样,看着在舞台仪态万千,娇艳不可方物的大姨子在自己身上那婉转啼鸣,欲仙欲死,叫自己‘好哥哥’的样子,叶宇亦满足不已。

    她们的这种情况,直到黄玉欣出差回来后,才有所收敛。

    虽有妹妹在,但是恋情热的黄玉婷有时亦非常大胆,竟偷偷地挑逗着叶宇。而吃了‘蛇血参’后,叶宇本就是个‘色’,哪经得大姨子如此挑逗。有时两人便瞒着黄玉欣偷偷的

    但是纸终究包不住火,在次两人交欢的时候,被突然回家的黄玉欣发现了。正在两人不知所措,准备坦承情时,事情突然峰回路转,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黄玉欣不仅没有怪他们,而且笑嘻嘻地承认其实这是她的‘计’。经过黄玉欣的述说,叶宇两人才明白。这黄玉欣上次出差是假,目的是为了给两人制造‘机会’。

    黄玉欣之所以这样做,方面,是叶宇那方面太强了,她已渐渐不是敌手,有时不能满足老公,温柔的玉欣亦暗惭愧,另方面,则是她早已看出叶宇很喜欢自己的姐姐,而自己亲姐姐对叶宇有点意思,所幸她就成全了他们。

    叶宇亦暗感好笑,同时感叹“女人心海底针,真是不可捉摸。”

    从此,叶宇姐妹共御,享受到了人间难有的齐人之福。

    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我们的叶大市长不仅工作能力出色,在男女方面亦无意间朝着男人的终极目标前进。

    唐的儿子许海洋仗着他父亲许青云的余荫在市下属的家单位任总经理,本是不学无术的他,横行霸道,闹得怨声鼎沸了。直以来,那单位中的人看着他有个市长的老爸,不敢与做过多的计较,如今他老子刚走。被人用了个心眼,眼看就要被踢走。

    唐可晴便上门来求叶宇帮忙。就这么个机会,叶宇跟唐可晴好上了。这个年逾五十,堪称美貌熟妇的女人让叶宇品尝到了女人的另番滋味。

    不知道谁说的句话,男人征服女人,是捷径。这句话,在叶宇与唐可晴的身上得到了验证。两人虽没有公开关系,但是在以后的时间里,两人只要有需要时,只要给对方个电话,两人便会在城中的某酒店,或者是

    这是欲望,还是感情,亦或者两者兼有之,谁又能说得清呢?

    对于同学的女儿,小罗利贺小小,叶宇心存愧疚。所以他想尽力弥补。每次到贺家时,他总是给贺小小买许多她所喜欢的礼物。在叶宇的诚心中,慢慢的,原本对叶宇就有好感的贺小小慢慢原谅了他。此后,两人的关系发生了些变化,叔叔不再是叔叔,侄女不再是侄女。

    高中毕业后,叶宇找陈学而帮忙,将贺小小送到外国留学。值得提的是,在外国数年中,贺小小并没有再找男朋友,学业有成后,他便回到市,做了时为市市委书记叶宇的秘书。

    官场是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其惨厉,阴险比战场更甚。

    自从叶宇当上代市长后,市委副书记张天云便耿耿于怀,时刻寻找着叶宇的错误,想借机板倒他。事情也是巧了。他的老部下建委主任金本初跟宏达房地产公司的要老板王明达是朋友。

    王明达呢,自从叶宇将他行贿的事情拿来做进升的阶梯后,便对叶宇恨之入骨。两伙人便自然地走在了起。而在这起叶宇仕途生涯的大危机中,官场小人,市文化局的副局长卫国东扮演了个非常重要的角色。

    卫国东跟王明达是老乡,卫国东能当上文化局的副局长,王明达可是出了大力的。正是他替卫国东的走动,打通许青云的关系,才让他当上文化局的副局长的。

    对于这个老乡,卫国东打从心眼里感激他的。次在酒后,王明达向卫国东报怨叶宇的无耻时,卫国东亦灵机动,将条重要的消息说给给王明达听。

    原来次无意的跟踪,让卫国东知道了钟玉仙背后的男人是叶宇。对于钟玉仙这个妖娆的尤物,卫国东无时无刻不想着占为己有。他认为,这次叶宇如果被板倒,那没有了叶宇庇佑的钟玉仙就会投入他的怀抱。

    王明达将这消息透露给张天云,张天云兴奋不已。经过番讨价还价,张天云以文化局局长的位置换来了卫国东手上那卷叶宇跟钟玉仙相会的胶卷。

    不过这消息无意间给叶宇知道了。经过番的明争暗夺,叶宇夺回了卫国东手上的那卷胶卷,并将这可恶的小人踢出干部队伍。

    这番的争斗,叶宇可以说是完胜。虽说如此,但是这件事也让叶宇对自己在外面的行为引以为戒。他决定成个有地下性质的小队伍。替他搜及市,乃至省些主要干部的‘资料’。其所有的成员都是陈中勇的战友组成。

    日后正是有了这支队伍,叶宇在许多生活的作风上,才没有被报道出去,从而保证他仕途的安全。

    对于展红绫这个集骄傲,美貌,高贵的岳母,叶宇虽不愿意承认,但实则心里亦有着丝欲望的。无意间的个机会,终于让他

    次展红绫跟黄达华吵架。便想着来女儿家散散心。次旅游途中,叶宇为了救展红绫而跌下大湖,从而打开了她的心门。

    在晚上次次叶宇故意制造的‘噪声’下,展红绫身体深处积蓄的欲望慢慢被激发出来,次偶然的孤男寡女的相处中,两人终成了谱写了曲不伦的恋歌。

    叶宇当市市市长后,便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在系列的政策之下,市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三年后,书记苏震远上调省里,而叶宇凭着卓越的成绩单高票当选为市的市委书记。

    服食了蛇血参后,叶宇对于女色的掠取亦没有停歇过。身边的后宫人数逐渐的增加,皆是美貌非凡的女子。

    这章虽名为最后章,实则是我书中日后主要经历的故事大纲。以此为本书完结。

    写了这章,太月亦有点逼不得已。本来在上次,我就想将书删了。可是看到些兄弟叫我别管他们,接着写下去的声援声,我实在不忍心就那样将书删了,所以才又接着写下来。

    本来我以为所有的事情会暂告个段落,哪知道那些人好像冤魂不散似的,每次看到那些言论,我真的很气。说实话,我跟你们没有什么怨仇啊?那些人为什么非要将我的饭碗砸掉呢?

    自从《官场艳史》上架后,书评区某些人的言论令我身心皆疲。这章发完后,等大家看到后,我会叫编辑将我的书删掉。以后看那些人还有什么话说。

    本书不能完结,实非我所愿。在此,太月真诚地跟跟各位读者朋友说声‘对不起’了。所以我叫编辑将这章设成免费,聊表对各位订阅太月读者的歉意。

    在这里太月直感激对太月支持的各位读者,特别是某些在知道事情后,在书评区发言声援太月的兄弟。说实话,太月有了你们这群可爱的读者,真的感觉很幸运。

    再次叩谢大家。

    2009年6月25号太阳跟月亮。


如果您喜欢,请把《官场艳史》,方便以后阅读官场艳史第 15 部分阅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官场艳史第 15 部分阅读并对官场艳史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